Annie

竹里凰27 (主苏凰,含蔺凰,靖凰,流凰)


“驾!驾!”一队戎装人马风尘仆仆奔在回京的官道上,一骑当先的年轻将领英武异常,却黑着一张脸,似是心事重重,队中军士执一面朱色王旗,正中一个“靖”字。

不久前穆青在云南正式袭爵了,但穆府上下却高兴不起来。霓凰早先立誓要等青儿成年后才论婚嫁,并以此为由推脱了皇上安排的多次选亲。今年早就得到京里的线报,皇上这次是铁了心要抓住穆青成年的由头把霓凰嫁出去。虽然阖府将士都希望自己爱戴的霓凰郡主尽早找到如意郎君,却也深知这世间能得郡主青眼,配得上当云南穆府郡马的男子汉凤毛麟角,可遇不可求。担心皇上逼迫郡主仓促出嫁,所托非人。

纵然被称呼“穆小~王爷”的时候,穆青常会稚气地翻翻大眼睛噘嘴不高兴,但袭爵这件事还是立刻令穆青成熟了许多,姐姐叮嘱的番务和军务上变得自觉和勤奋,同时总和老魏、长孙钻在一起研究如何给姐姐物色合适的郡马。
没等穆青物色到合适的人选,一道圣旨将霓凰和穆青召回京城,皇上要昭告天下公开给霓凰选婿了。

鸽子比人快一步,蔺晨赶到时,长苏正沉着脸摔书扔茶杯,黎纲和甄平垂手立在一旁大气也不敢喘,飞流不在屋里,远远躲在树上,惊弓之鸟的样子观察着屋内的情形。
蔺晨心上也有一抹沉重,说不清道不明,似是担心长苏,又不全是。难得地一本正经好声好气劝长苏:“别动气了,小心犯病。这事儿你早就知道,也做了安排,没什么可担心的吧?”
长苏背对他,抚窗站了良久,长长叹了一口气,整个人仿佛颓然塌下来。他稳稳音调,自言自语般说:“是……我早就知道,早就安排了,一切应该尽在掌握,即使我掌握不了,霓凰也绝不会随便迁就。应该……应该没什么可担心的。”声音越来越低,似是越来越不确定自己的想法。
蔺晨被他的情绪怔住了,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安慰。
长苏转回身,星眸闪烁有隐隐波光,他一脸无助地望着蔺晨:“蔺晨,我的决定会不会是错的?”

穆青袭爵之喜,郡主、新任穆王爷、魏洗马、长孙将军等全数回来,王府上下提前整饬了一番,格外气派辉煌。每日里各路王亲显贵上门道贺,车水马龙络绎不绝。穆青亲自接待应酬,忙得昏天黑地,此时方知姐姐这些年不但带兵打仗艰难,官场应付也很辛苦。霓凰自己不大见客,名为锻炼穆青,实则是烦透了各方或明或暗对郡马人选的推荐与试探。
一日霓凰独自骑马出游避客,不知不觉来到少时与林殊、景琰练武跑马的河边,风景依旧,人事全非。她茫然仰面躺在草地上,看蓝天下白云苍狗,喃喃道:“林殊哥哥,我是不是真的该重新开始?”

评论(3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