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这个被封,合理吗?

不论办公室还是家里,自己工作台都好乱,羡慕老福特里大家好美的工作台,今天正巧在西餐厅工作,混个好看点工作台

竹里凰35 (主苏凰,含蔺凰,靖凰,流凰)

夜已深,梅长苏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前尘往事浮现眼前,如火灼烧心灵。十二年不见,霓凰还是霓凰,景琰还是景琰,而自己面目全非,连握霓凰的手都没有几分力量。

他心中郁愤,彻夜难眠,第二天醒来时头痛不已。好在已经与景睿说好了不再去迎凤楼,一来不能忍受看到那些擂台上想争夺霓凰的男人,二来也不敢再轻易见到霓凰。

转眼到了武选最后一天,百里奇在擂台上一招击败秦尚志,上下震惊。别人都急得团团转,梅长苏慢悠悠喝茶,心里长舒一口气:“秦尚志,你自小就总缠着霓凰,我的拳头还没挨够,这次叫你在天下人面前吐血。”

再见霓凰是在皇上的宫宴,霓凰虽面上沉稳,看景睿与百里奇对战时也隐有焦灼之色。好在梅长苏一提到即使没有学过武功的小孩子都能击倒百里奇,霓凰便心领神会向皇上要掖幽庭的孩子来调教。
待看到蒙挚带来的孩子中真的有庭生时,霓凰虽意料之中,仍不由心惊:“蒙挚,居然会帮梅长苏,为什么?”
掖幽庭的孩子近百个,蒙挚怎么偏偏会选中庭生?而梅长苏提出用不会武功的稚子来对阵百里奇,这般不寻常的方法,显然对应了前日承诺靖王救出庭生一事。若不是与蒙挚串通,如何能保证庭生一定被选上呢?
蒙挚是禁军大头领,为人耿直,不会被收买。梅长苏能指使他,凭什么?

霓凰已然笃定:这梅长苏必与祁王或赤焰军有极深的渊源。
这梅长苏与林殊哥哥年纪相仿,但当年从来没有听说林殊哥哥有结交这样的江湖少年,那么他是林伯父故友之子?还是祁王哥哥门人的亲友?
他手握天下第一大帮,收留了聂铎,江左盟中是否还有其他赤焰军的人呢?林殊哥哥会不会也……活着?
霓凰心中一颤,转脸望向梅长苏。梅长苏感应到霓凰的眼光,也偏过头来,只见霓凰表情怪异,眸中波光涌动:深情、迷茫、希翼、探寻……红唇微启却什么都没说,就眨也不眨呆呆地望着他。梅长苏呼吸一滞,仿佛被定住一般。

今日梅长苏上殿本就令人瞩目,景睿思虑着太子和誉王的招揽之意,一直忧心忡忡,在邻座不时观望着坐在郡主身畔的梅长苏。此刻看到梅长苏与郡主竟忘情对视,大失常态。心下着急,余光四处一撇,发现居然有不少人都在往这边看,连忙咳嗽两下,小声叫道“苏兄!”
梅长苏回过神,便看到对面誉王、穆青等人都眼光玩味地盯着自己,蓦然不悦:“霓凰本就是我的妻子,不得相认也罢,看一眼也不行么!”面上虽然平静,内里却心绪翻腾。坚决不能与霓凰相认的决心这一刻开始动摇了。

不到半日,梅长苏要以三名稚子击败百里奇的消息传遍京城,这可是比他的小侍卫能与蒙大统领打个平手更加匪夷所思的新闻,众人议论纷纷却又百思不得其解。景琰听闻此事难以置信,二话不说牵马奔穆王府而去,一路上暗暗埋怨自己没有去参加宫宴。穆王府议事厅中,穆青正与老魏和长孙将军他们兴奋地讨论梅长苏怎么能够用三个稚子打败百里奇的方法。
霓凰也在议事厅,却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一个人站在窗前,望着外面发呆。听到靖王来访,方转过头,景琰就风风火火走了进来。穆青等人立刻起身行礼,景琰视线都没转,只摆个手算打招呼,径直走向霓凰。到了霓凰面前,微微喘气,拧起眉头盯着霓凰。霓凰莞尔一笑,伸手拍了下景琰的小臂,淡淡嗔道:“谁叫你不去宫宴呢,走吧,咱们书房聊。”

看着景琰紧跟霓凰的背影,穆青眼神暗了暗,脱口而出:“靖王麻烦了!”老魏和长孙将军不明所以,询问地看着穆青。穆青往椅背上一靠,反问他俩:“你们说,我姐姐是一品军侯,武功这么高,怎们会对个书生感兴趣呢?!”
“王爷这么说,难道郡主真的对那个梅长苏……?”老魏讶异的不只是郡主对梅长苏感兴趣,更在于穆青怎么能确定此事。
“是啊!”穆青明白老魏的问题,大眼睛眨巴眨巴,撇了撇嘴:“今天宫宴之上,姐姐和苏先生眉来眼去,看到的人不少呢。”
穆青倒是不在意霓凰是否失仪,只是奇怪姐姐对梅长苏的好感为何如此强烈?而对靖王,这么多年了,依然轻轻浅浅只如好友一般。看来靖王做不了自己的姐夫了,有些可惜。
梅长苏,不会武功没关系,但听说身体不好……
“老魏,把府里和京城的名医都给我请来!”

书房中,景琰攥着一杯热茶,心却一阵阵发凉。提起梅长苏,霓凰眼角眉间都有一抹笑意,她虽然也想不通梅长苏怎么能够做到以稚子击败百里奇,却并不质疑梅长苏是故弄玄虚,仿佛本能就相信梅长苏说的话。
“选中的三个稚子中,有那个庭生哦……”霓凰对景琰意味深长地说,在提示梅长苏与祁王府大有关系。
霓凰颇有意味的眼神景琰完全想错了方向:“居然抓到这样的机会来设法救出庭生,这梅长苏果然不简单!”,景琰心中着恼:“我这么多年想救庭生出来却一点办法都没有,真是没用!”脸色黑得要冒出火来。
霓凰见他没有领悟,愣了一瞬,转念想到此事危险,且目前仅是自己的猜测,靖王耿直藏不住事,又对梅长苏如此不忿,还是先不说为好,于是转开话题聊起梅长苏被太子和誉王招揽之事。
景琰正在气自己没用,又见一向不过问朝政的霓凰对梅长苏如此关注和赞赏,更加郁闷,待听到霓凰说:“放着太子和誉王两棵现成的落脚之木不理,梅长苏却主动向你示好,确实有些奇怪,你真该去和他结交结交,看看他是何用意吧?”想起这几日得到的消息,梅长苏才进京没几天,就成了政治漩涡的新宠,眼下连霓凰和庭生都卷进来,自己无论如何不能如往常一般置身事外。便敛起怒火,正色道:“你说的是,我明日便去拜会拜会他。”

景琰当年一直跟在祁王身边,对祁王故旧更熟悉,说不定他和梅长苏相交能更快探出他的底细,想到这里,霓凰扯扯景琰的袖子,如儿时撒娇般笑嘻嘻地说:“景琰哥哥,你去刺探军情,回来要告诉我哦!”“那当然!”景琰抬手点点霓凰的额头,宠溺地笑道。看着霓凰一笑灿若春花的面容,景琰隐隐不安起来:“那个男人,梅长苏,会抢走霓凰吗?”

张启山=张日山?三叔城会玩!

突然发现在输入法中张启山和张日山一样,一八=副八,三叔,不扶三婶我就服你!

风月无边(风丽)

 @一枝梅  for you

“你们都走,我要与她告别。”平稳冰冷的声线微微有些颤抖。
手下们迟疑地看看汪曼春。汪曼春盯着男人颓然的侧脸和微微弓起的背,忽地有些茫然:连毒蜂这个老军统都情关难过,谁又能放下和忘记?想起明楼的若即若离,心中一声叹息。默默摆了摆手,转身先走,手下们紧随其后都离开了。
 
再也看不到曼丽清澈流动的眼波,听到那娇媚委婉的声音了……
静静地仰面躺着,曼丽的面容皎洁安详,嘴角还带着一个微笑,像是甜甜地睡着了,却再也不会醒来。
最后的笑容,不是给他的,尽管他是那个曾给了她生,又给了她死的人。也是那个亲手送上她爱的人,又夺走她爱人的人。
 
听不到汪曼春他们的声音了,王天风扑通一下跪坐在曼丽身边,小心翼翼地抱起满身是血的曼丽,仿佛害怕弄疼她。拂开粘在她脸上的头发,他的手轻柔而长长久久地捧着她的脸庞,泪水成串地掉在曼丽脸上,四散滑落。曼丽还是微笑着,一动不动。
“你恨我吧,但我还是会跟着你,我很快就会来找你了。”
他缓缓低下头,干涸的嘴唇印在曼丽娇嫩如花瓣的唇,他在她耳边低吟:“你不会爱我,没关系,我爱你。”
 
当年看了曼丽的卷宗,特工的血液本能地沸腾,毒蜂知道,找到了难得一遇的毒花,艳丽而致命,最好的武器。
第一眼看到曼丽,说不清惊喜还是惊惧,他发现,这不只是最好的武器,还是对自己最危险的武器。没有妩媚也没有恶毒,曼丽有的是一双黑白分明清澈的眼睛,周身散发着孤独纯净的气息。洁白的花朵坠入污淖,纵然被践踏成泥,依然有清香的风骨。
训练成果超出他的预期,天赋加绝望造就了最优秀的特工。注定永无退路的特工,只有放弃所有欲望,才能足够锋利和保持锋利。
美人计课程验收测试的时候,他险些按捺不住想亲自上阵,思来想去安排了一个最老道油滑阅尽风月的老特工去。第二天就看到那个老特工对曼丽藏都藏不住的迷恋眼神,第三天老特工便上了前线。
军校里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曼丽的底细,每次他向曼丽强调这一点时,都看到她眼底的一丝恐惧和怒火。他无法解释:“我不是在刺激你,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在这里你很安全。”
 
但终于,他还是用这个来刺激曼丽了,在发现曼丽喜欢上明台之后。
曼丽喜欢上明台,是他一手造成的。
 
和曼丽同期训练的人早就毕业了,成绩最好的曼丽却一直留在军校。曼丽没有问过原因,他也不会向任何人解释。不是舍不得,身为特工,身在乱世,生死只是一线之间。他只是想要,看到曼丽的感情,看到曼丽的心动,看到曼丽有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否则他就没有真正把曼丽救活。
他常常与曼丽单独谈话,有时选在黄昏,在日落的柔光中,看曼丽被晚霞映红的脸。他甚至会失控地说:“只有我懂你,了解你的一切。为国效力之后,我会给你自由和一个新的人生。”但曼丽几乎不回应,沉默着努力掩饰对自由的渴望,不肯向他敞开心扉。
军校里男学员对曼丽的倾慕无一例外完全被曼丽无视。
他不懂曼丽,他救了她,训练她,偷偷地照顾她,安排她的命运,却无论如何也听不到她的心声,看不到一个她真心的笑容。
 
战事日紧,他近乎癫狂地工作,抱定为国捐躯的念头,却没发现是被无法满足不可言说的欲望逼上了悬崖。
飞机上看到明台给小姑娘变玫瑰花的一瞬间,他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如果是这个英俊聪明又浪漫的大少爷,曼丽会心动吗?
明台是毒蛇的弟弟,是明大董事长的心肝宝贝,他却不择手段地弄到了军校。爱国永远都是幌子,报效国家永远不在乎多一个还是少一个,但他一定要明台,要用明台来测试曼丽。
 
他的直觉没有错,曼丽喜欢上了明台,在那无忧无虑大少爷无所顾忌青春鲁莽的爱慕中,曼丽像黑暗中的花朵遇到阳光,完全脱胎换骨了。她充满柔情地给明台秀荷包,脸上洋溢着少女的娇羞。她放弃逃脱的机会跟明台回到军校,曾经她唯一想要的自由已经远远不如明台重要。她看到明台对自己开枪把生的机会留给她,眼中流出炙热的泪水……
舞会上,王天风看着两人身影相契翩翩起舞,年轻悸动的心跳声清晰可闻,在曼丽清澈的眼睛里,倒映出身心俱付的爱人。
 
“你们是特工,可以托付生命的伙伴,却不能感情纠缠,否则只会害死彼此。”振振有词的同时,他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私心杂念。
明台太年轻,不知稼穑艰难,没见过人间苦难。曼丽肮脏的旧事轻易就能击碎他尚且薄弱的感情。但不能放他走,他走了,曼丽就又变成了躯壳,看不到笑容,听不到心跳,即使那不是对自己。


丧钟计划启动,不得不放两人到上海执行任务,特意安排了心腹郭骑云去贴身监视。明台回到大少爷的生活圈子,而曼丽在他眼皮底下执行色情任务。王天风知道,明台只会加速逃离,根本没有机会看清楚自己的心。
 
曼丽或许本不必死,但王天风给自己写了死亡剧本,曼丽就只能一起死。他不舍得抛下她,这个乱世,没有他的保护,他不放心。又或者,他不能忍受,曼丽在他视线之外,拥有新的生活。
他得不到她,但他可以操控她的生死,他救她的命是为了报国,现在任务需要了,她的命就到头了。他不会后悔,这个乱世,人命都如草芥,既然得不到所爱,死亡只是时间迟早的事。
 
现在曼丽真的死了,王天风才明白自己原来是可以无私到放她一条生路,放她远走,在自己看不见摸不着的地方,去爱上自己控制不了的其他男人,过自己触碰不到的生活。
“曼丽,你可以恨我,我会帮你报仇,让你爱的男人亲自杀了我”。
 
曼丽没有恨过他,有恨的人是王天风。他曾以为感情隐藏得很深,但在他利用曼丽的身世捆绑了明台同时也扼杀了明台的感情之后,曼丽什么都没说过,眼里连一丝丝怒火都没有过。他明白了:曼丽一直都知道,知道他的全部心思,但她彻底无视,像对待其他不爱的男人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分别。

终于看到大名鼎鼎的银河SOHO,好漂亮的建筑!充沛的现代科幻感,置身其中开阔大气有想象空间,敲喜欢!

又是同城异榻,想念我的北京大妞_@我们都是列战英~ 

沙巴



1 红树林黄昏

2 码头

3 红树林两岸

4 海上降落伞

5 酒店

6 美食

7 迎春节夜市

8 舞狮表演,在高两米多的柱子上表演,难度很大

9 华人迎新年晚会上年度舞林大赛优胜团队表演,是个学生团队,很有创意和活力的编舞

10 水上清真寺,可惜没进去





_@懸解 

新年快乐!


  “人生最美妙的时光是丰富的安静”,这句话对极了!可惜很难享受这样的时光,即使在沙巴美丽的海滩边,我也没能让心完全静下来,还惦记着新一年的工作和发展。并非我太功利,现实压力就是如空气般无处不在。

 马来西亚不是很发达的国家,但从小学到高中,小孩一分钱都不用付,书本都不用花钱。在公立医院看病,一次1马币=1.6元人民币,药品不要钱。生孩子顺产在医院住2天,包吃住一共100马币,剖腹产含手术等所有160马币。1-12月每个月都有法定假日。听了只能一声叹息。

沙巴的海很美,我是25日去环滩岛浮潜的,后来沉船是28日发生,很悲伤。

环滩岛与沙巴海上往返单程一个多小时,我们那天海上也有浪,船像过山车颠簸,同行有个游客手没抓紧扶拦,额头碰在前面座位上磕破了,还好是男士,要是女生肯定伤心坏了。

每到大海就会特别感觉人的渺小,那天在风浪里回想《老人与海》,忽然觉得自己还是不够勇敢。

鸡年到了,闻鸡起舞,希望新年的一年,更勇敢更勤奋更好运,早日冲破压顶的现实,享受内心的安静。

共勉!

关于不点红心的解释

犹豫好久还是想解释一下,不想熟悉的朋友发现我看文不点红心而失望。我已经向lofter反应好几次了,红心把点赞与收藏两个功能合并的不便之处,但lo并没有改进。给喜欢的文点赞导致我有2900多篇喜欢的文,当想回看某篇文时就大海捞针太难找。所以我打算控制使用红心,一是用评论替代,二是对喜欢的长文仅点一篇作为标记,三是自己熟悉的作者的文仅评论不收藏,我会直接进你页面看文。需要将收藏的量控制在1000篇之内,才能方便回顾。
看到我的评论就知道我爱你的文了,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