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竹里凰26 (主苏凰,含蔺凰,靖凰,流凰)

“噗——”梅长苏一口茶水喷出,剧烈咳嗽起来。飞流瞬间出现在他身后给他拍背。
蔺晨玩味地看着梅长苏,一言不发。
梅长苏好不容易控制住咳嗽,一抬头恶声恶气地说:“你别胡闹!不能把霓凰放在美人榜里!”
蔺晨一脸促狭,悠悠然道:“怎么不能啊?我琅琊阁排榜讲的是诚信,童叟无欺。霓凰郡主出身高贵、姿容美丽,战功累累保南境平安,又是未婚,综合评断,美人榜首当之无愧啊!”
梅长苏火辣辣地盯住蔺晨,半晌忽然叹了口气:“什么条件?你随便开。”
蔺晨点点头,眉梢眼角都飘着洋洋得意:“简单!给我个理由。”

春天自云南返回,又知道了聂铎的事之后,蔺晨就不由自主地想多了解一些霓凰和林殊的旧事,而偏偏梅长苏总是回避,不肯多讲。蔺晨岂是善罢甘休的人,弯弯绕绕各种手段都用了之后,索性直接将军。
“理由?”梅长苏眼神瞬间黯然,眼眶微红了。他转头望向窗外,一脸迷茫,喃喃地说:“我还有什么理由管霓凰的事呢?”
他忽然转回脸,认真的说:“那就让霓凰当美人榜首吧。天下英雄都去向她求婚的话,应该会有合适的。”
蔺晨有点糊涂了:“你到底是想让她上榜啊?还是不上榜啊?”
梅长苏垂下头,顿了半晌,闷闷地开口了:“我心里,自然是不想她上榜,只要我活着一天,即使是这样半条命朝不保夕地活着,我也无法忍受看到她喜欢和嫁给旁人。她是属于我的小女孩,永远都是!”
“但是,”他声音转低,几乎像耳语般说:“今生我已无法和她长相厮守,照顾她,保护她。我不在的时候,不能让她孤孤单单空守一世。我还是希望她遇到个称心的人,幸幸福福地生活。”

蔺晨专注地看着梅长苏,脸色若明若暗,眼波流转,心思起伏,也不接话,只静静等着。
梅长苏自顾自说下去:“蔺晨,虽然你没有妻子或意中人,但我相信你明白我的意思。爱一个人,自然会想独占,但更重要的是给她幸福。当年的林殊对霓凰,是独占之心,绝不容他人觊觎。但今日的梅长苏能为霓凰做的,不是占有,而是放手。”
“放手?”蔺晨突然插话:“怎么个放手法?”

梅长苏一愣,居然结巴起来:“怎,怎么放手?我……我……”
他稳稳神,似是想起什么:“这些年我都忍着没去找霓凰,就是放手啊!追求霓凰的人那么多,我也从没拦着谁。”说完这句话,梅长苏脸色突然一变,似乎有些不知所措,顺手握住桌上一个茶杯,用力攥着,关节泛出白色。
“拦着谁?”蔺晨的眼睛眯了起来,若有所思地晃晃脑袋:“你是指聂铎?还是那个千里迢迢多次去云南求亲的秦世子?”
梅长苏摇摇头,没心思再往下说,起身走到窗边,看着夜色已沉的天幕出神。
“景琰,这些年你的努力我都知道,但即使没有我,有这个皇上一天,你就一天不可能娶到霓凰。”

评论(1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