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竹里凰8(主苏凰,含蔺凰,靖凰,流凰)

霓凰穿粉红色最美丽,这是林殊和景琰公认的。
无论过去多少岁月,和林殊一样,景琰永远都不会忘记第一次见到霓凰的情形。

当时景琰九岁,林殊七岁,两人要好极了,每天一起上学、练武、玩耍,砣不离称秤不离砣。
那是个大雪初晴的日子,一大早林殊和景琰就在御花园中打雪仗,滚得一身又是泥又是水,直到饥肠辘辘了,才跑去芷萝宫找吃的。静嫔却不在宫里,他俩胡乱抓着点心吃,听说是祁王哥哥带了客人进宫,大家都在宸妃娘娘宫里,便一把推开宫人手上给他们擦脸的毛巾,立刻奔往宸妃宫中。
两个小子一路你追我赶,“我又赢了!”林殊第一个跑到宫门,哈哈大笑。“小殊你耍赖,你先跑的!”景琰追上他,很不服气。
两人手拉手向里走,远远就听到喝彩声和舞剑的风声。

一株盛开的梅树前,一个穿粉红衣衫雪玉般的小女孩正在舞剑。手中的剑虽然是为五岁小女孩量身定做的尺寸和分量,却寒光闪闪做工精美,一看便知出自名家之手。有得心应手的宝剑,女孩年纪虽小,剑法却稔熟。一招一式,刺削劈砍,身形步法,辗转腾挪,都如行云流水,敏捷矫健。剑光灿烂、剑势如虹,大有一舞剑器动四方的气概。剑气激荡,梅花如雪片纷纷飘落,粉色轻盈的身影翩然其间,更似精灵之舞,驰魂夺目。
两个小子当场看呆了!京中多少世家之女,贵族千金,从来没有见过功夫这么好的女孩啊!
一套剑法终了,小女孩一个收势,转身敛剑凝眸,干脆利落,肃静空阔。
此刻他俩才看清小女孩真容:两道柳眉斜飞英气十足,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清澈如高山湖水,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俏皮可爱。菱角状的小嘴嫣红如玫瑰花娇艳欲滴,刚舞完剑,带着些许起伏的喘息,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一片红粉,真是个神仙似的妹妹!
景琰傻傻地看着小女孩,只觉得心扑通扑通跳得好厉害,想起自己刚才打雪仗在地上翻滚,低头一看,果然深红嵌金丝的袍子上一块一块都是泥巴,立时羞赧地不敢上前去。
小殊却大大咧咧走过去,大声叫好:“这个妹妹剑舞的好!”
小女孩开心地冲小殊一笑,像眼前盛开一朵桃花,又像朝阳初升明亮而温暖。

“你们两个皮猴儿,怎么弄得这么脏啊!”太奶奶慈祥的声音传来,大家都盯着他俩看,哄笑了起来。小殊还不如自己呢,不但满身泥巴,鼻尖也有一抹泥巴。此时小殊已走到小女孩面前,小女孩看大家都笑他脸脏,就从袖中扯出一条丝帕,抬手帮小殊擦掉了鼻尖上的泥。小殊高兴地拉住小女孩的手:“谢谢妹妹!你叫什么啊?我怎么没见过你呢?”
景琰在后面看到,心上掠过一种奇怪的感觉,连忙也跑上前去,围着小女孩问:“我也不认识你啊!”
“景琰,小殊,霓凰,你们都过来,”祁王哥哥在廊上叫他们,三人一起走过去,景琰看到宸妃娘娘身边站着一个没见过的王妃,雍容美丽,脸上满是温柔的笑容。她对小女孩招招手:“霓凰,快见过七皇子和林公子!”
“霓凰?是哪两个字?”又是小殊先开口问道。
“霓虹的霓,凤凰的凰。”霓凰的声音清脆悦耳。
“霓虹之上凤凰飞,好名字!霓凰妹妹,我叫林殊。”小殊说完指着景琰:“这是景琰,我最好的朋友。”
霓凰看看景琰头上的珠冠和深红嵌龙纹的袍子,端端正正行了个礼:“霓凰见过七皇子殿下!”又转身向林殊也行个礼:“霓凰见过林殊哥哥!”
景琰突然有些不自在,分辨式地说:“叫我景琰哥哥就好!”

很多年以后,景琰还会默默地问自己,如果那天,是他先走过去和霓凰说话,如果他不是皇子,而是可以更自由自在的世子,是否一切会有所不同?

评论(14)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