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竹里凰1 (主苏凰,含蔺凰,靖凰,流凰)

“林殊 梅长苏”,墓碑上并列着两个名字,是林殊的嘱咐。两个名字,两个身份,天渊地别,却合并构成了他的一生。有些人是林殊故人,有些人是长苏之友,也有人自始至终是林殊和长苏共同的至爱。
闭目倚靠着墓碑,乌发和身上落了不少梅花,霓凰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脸色苍白,和一袭月白长袍仿佛融为一体,凝成了一具玉雕。
飞流拿着两支盛开的梅花跑过来,以为霓凰睡着了,弯腰凑近,把梅花放在霓凰鼻下。
“今年的梅花好香!”霓凰微微一笑睁开眼。眼波流转过来,如一泓清泉盈盈看着飞流。飞流咧嘴一笑,得意点头:“凰姐姐,喜欢”。霓凰点点头,接过梅花,“喜欢,你苏哥哥也喜欢。”转身把梅花放在碑前,又手抚碑出神了半晌才站起身。掸掸裙上的尘土,柔声对飞流说:“咱们回去吧,吉婶一定做好饭了”。

五年前,梅长苏回归林殊身份,和蒙挚领兵大败大渝,身殁后葬于梅岭,他要在这里陪伴父亲和当年的七万兄弟。
当时靠冰续草吊住性命,有三个月时间。期间梅长苏身体虽无功力,却与常人无异,和之前终日虚弱大为不同。他抓紧时间,步步为营,出奇谋奇兵,用了两个多月就彻底摧毁敌军主力。



蔺晨随行,和飞流与梅长苏同住一间大帐。短短两个多月,看长苏英姿勃发用兵如神,体验到军营铁血生死相付的兄弟情,蔺晨看到了相识十三年从未见过的长苏的另一面,回想起往事也有完全不同的感觉了。
对于蔺晨的理解,长苏很欣慰:“我就说过,认识林殊,你不会失望的。”看着长苏爽朗的笑容,蔺晨的微笑方才浮起就骤然凝结:“可是……”话没出口,瞬间控制住黯然神伤的表情。
蒙挚不知长苏只有三个月时间,虽一路也小心谨慎关注他身体,更多是与好兄弟共赴沙场的豪迈及关心战事的紧张情绪。在聂锋治疗时知道长苏还有十年时间,这次出征他猜到会损及寿数,但看霓凰,靖王,蔺晨都支持长苏出战,就以为影响不大,没再多想。
有了正常的身体和明确时限,长苏让自己完全回归了林殊的状态,虽不亲自上阵杀敌,但运筹帷幄遥遥督战,军旅世家的一腔铁血沸腾于胸。
赤焰之案平反后,十三年巨石压顶的心愿得偿,又与霓凰,景琰等相认,梅长苏的使命完成,内在里林殊的灵魂完全复出了。

评论(10)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