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风月无边(风丽)

 @一枝梅  for you

“你们都走,我要与她告别。”平稳冰冷的声线微微有些颤抖。
手下们迟疑地看看汪曼春。汪曼春盯着男人颓然的侧脸和微微弓起的背,忽地有些茫然:连毒蜂这个老军统都情关难过,谁又能放下和忘记?想起明楼的若即若离,心中一声叹息。默默摆了摆手,转身先走,手下们紧随其后都离开了。
 
再也看不到曼丽清澈流动的眼波,听到那娇媚委婉的声音了……
静静地仰面躺着,曼丽的面容皎洁安详,嘴角还带着一个微笑,像是甜甜地睡着了,却再也不会醒来。
最后的笑容,不是给他的,尽管他是那个曾给了她生,又给了她死的人。也是那个亲手送上她爱的人,又夺走她爱人的人。
 
听不到汪曼春他们的声音了,王天风扑通一下跪坐在曼丽身边,小心翼翼地抱起满身是血的曼丽,仿佛害怕弄疼她。拂开粘在她脸上的头发,他的手轻柔而长长久久地捧着她的脸庞,泪水成串地掉在曼丽脸上,四散滑落。曼丽还是微笑着,一动不动。
“你恨我吧,但我还是会跟着你,我很快就会来找你了。”
他缓缓低下头,干涸的嘴唇印在曼丽娇嫩如花瓣的唇,他在她耳边低吟:“你不会爱我,没关系,我爱你。”
 
当年看了曼丽的卷宗,特工的血液本能地沸腾,毒蜂知道,找到了难得一遇的毒花,艳丽而致命,最好的武器。
第一眼看到曼丽,说不清惊喜还是惊惧,他发现,这不只是最好的武器,还是对自己最危险的武器。没有妩媚也没有恶毒,曼丽有的是一双黑白分明清澈的眼睛,周身散发着孤独纯净的气息。洁白的花朵坠入污淖,纵然被践踏成泥,依然有清香的风骨。
训练成果超出他的预期,天赋加绝望造就了最优秀的特工。注定永无退路的特工,只有放弃所有欲望,才能足够锋利和保持锋利。
美人计课程验收测试的时候,他险些按捺不住想亲自上阵,思来想去安排了一个最老道油滑阅尽风月的老特工去。第二天就看到那个老特工对曼丽藏都藏不住的迷恋眼神,第三天老特工便上了前线。
军校里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曼丽的底细,每次他向曼丽强调这一点时,都看到她眼底的一丝恐惧和怒火。他无法解释:“我不是在刺激你,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在这里你很安全。”
 
但终于,他还是用这个来刺激曼丽了,在发现曼丽喜欢上明台之后。
曼丽喜欢上明台,是他一手造成的。
 
和曼丽同期训练的人早就毕业了,成绩最好的曼丽却一直留在军校。曼丽没有问过原因,他也不会向任何人解释。不是舍不得,身为特工,身在乱世,生死只是一线之间。他只是想要,看到曼丽的感情,看到曼丽的心动,看到曼丽有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否则他就没有真正把曼丽救活。
他常常与曼丽单独谈话,有时选在黄昏,在日落的柔光中,看曼丽被晚霞映红的脸。他甚至会失控地说:“只有我懂你,了解你的一切。为国效力之后,我会给你自由和一个新的人生。”但曼丽几乎不回应,沉默着努力掩饰对自由的渴望,不肯向他敞开心扉。
军校里男学员对曼丽的倾慕无一例外完全被曼丽无视。
他不懂曼丽,他救了她,训练她,偷偷地照顾她,安排她的命运,却无论如何也听不到她的心声,看不到一个她真心的笑容。
 
战事日紧,他近乎癫狂地工作,抱定为国捐躯的念头,却没发现是被无法满足不可言说的欲望逼上了悬崖。
飞机上看到明台给小姑娘变玫瑰花的一瞬间,他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如果是这个英俊聪明又浪漫的大少爷,曼丽会心动吗?
明台是毒蛇的弟弟,是明大董事长的心肝宝贝,他却不择手段地弄到了军校。爱国永远都是幌子,报效国家永远不在乎多一个还是少一个,但他一定要明台,要用明台来测试曼丽。
 
他的直觉没有错,曼丽喜欢上了明台,在那无忧无虑大少爷无所顾忌青春鲁莽的爱慕中,曼丽像黑暗中的花朵遇到阳光,完全脱胎换骨了。她充满柔情地给明台秀荷包,脸上洋溢着少女的娇羞。她放弃逃脱的机会跟明台回到军校,曾经她唯一想要的自由已经远远不如明台重要。她看到明台对自己开枪把生的机会留给她,眼中流出炙热的泪水……
舞会上,王天风看着两人身影相契翩翩起舞,年轻悸动的心跳声清晰可闻,在曼丽清澈的眼睛里,倒映出身心俱付的爱人。
 
“你们是特工,可以托付生命的伙伴,却不能感情纠缠,否则只会害死彼此。”振振有词的同时,他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私心杂念。
明台太年轻,不知稼穑艰难,没见过人间苦难。曼丽肮脏的旧事轻易就能击碎他尚且薄弱的感情。但不能放他走,他走了,曼丽就又变成了躯壳,看不到笑容,听不到心跳,即使那不是对自己。


丧钟计划启动,不得不放两人到上海执行任务,特意安排了心腹郭骑云去贴身监视。明台回到大少爷的生活圈子,而曼丽在他眼皮底下执行色情任务。王天风知道,明台只会加速逃离,根本没有机会看清楚自己的心。
 
曼丽或许本不必死,但王天风给自己写了死亡剧本,曼丽就只能一起死。他不舍得抛下她,这个乱世,没有他的保护,他不放心。又或者,他不能忍受,曼丽在他视线之外,拥有新的生活。
他得不到她,但他可以操控她的生死,他救她的命是为了报国,现在任务需要了,她的命就到头了。他不会后悔,这个乱世,人命都如草芥,既然得不到所爱,死亡只是时间迟早的事。
 
现在曼丽真的死了,王天风才明白自己原来是可以无私到放她一条生路,放她远走,在自己看不见摸不着的地方,去爱上自己控制不了的其他男人,过自己触碰不到的生活。
“曼丽,你可以恨我,我会帮你报仇,让你爱的男人亲自杀了我”。
 
曼丽没有恨过他,有恨的人是王天风。他曾以为感情隐藏得很深,但在他利用曼丽的身世捆绑了明台同时也扼杀了明台的感情之后,曼丽什么都没说过,眼里连一丝丝怒火都没有过。他明白了:曼丽一直都知道,知道他的全部心思,但她彻底无视,像对待其他不爱的男人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分别。

评论(1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