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竹里凰32 (主苏凰,含蔺凰,靖凰,流凰)

被姐姐劈头盖脸训了一顿,穆青确实后悔了,一者听说梅长苏竟是两年前青冥关之战的恩人,心中感激;二者想起老魏和长孙都说这梅长苏虽看上去一介文弱书生,却英俊清雅,灵秀出尘,一望而知是不同凡响的人物。姐姐这么生气,难不成真的看上这个书生了?
“这个人,是个谜团!”霓凰陷入沉思,没有注意到穆青八卦地诡笑着出去了。
 
小护卫和蒙大统领打个平手,梅长苏在京城一战成名。很多人关注的是梅长苏会在太子和誉王中选谁?霓凰关心的却远不止这么多。
 
江左盟主,梅长苏。霓凰两年前就开始琢磨了。
 
青冥关之战,从天而降的云先生奇谋破敌之后没几天,霓凰就起了疑心。
如此精通兵法富有水战经验的高人,绝不可能只是什么江湖能人异士,显然是行伍出身并居于军中高位。排除异国人的可能之后,想想大梁境内,值此壮年,能够有这样本领历练而且不是现役在编的人,霓凰登时惊出一身冷汗!
 
从此霓凰格外留意云先生的一举一动,不留意则罢,越留意越印证了她的猜测。这位云先生不但文韬武略身经百战,并且对穆家军颇为了解,其治军思路与策略显然与当年赤焰军风格如出一辙。
当年穆王爷与林燮相投,在京城时经常去赤焰军切磋兵法,有机会聆听两位主将交流而对穆家军有所了解的应是赤焰军的各位主将。当时赤焰军共有十九位主将,霓凰虽都见过却并不熟识。这位云先生是当年的某个主将?还是副将?霓凰一时也拿不准。
反复多次试探,这云先生硬是装做一问三不知,不肯承认与赤焰军有关。云先生走的时候,霓凰派精锐跟踪,到了江左盟地界就消失地干干净净。
 
江左盟是江湖第一大帮派,作为琅琊榜上的高手,霓凰有不少江湖中的师傅,早就对江左盟闻名遐迩,从前并未在意。发现云先生是江左盟的人后,霓凰便持续安插人手刺探江左盟的情况,逐渐了解了一些梅长苏的事情。
这个梅长苏异常神秘,不会武功,据说还体弱多病,却才智过人,多年位踞琅琊公子榜榜首,倒并未发现他与军方或政界有任何关联。那么梅长苏与赤焰军究竟有何关联呢?
 
前几天听说梅长苏住在宁国侯府,霓凰颇为惊讶。皇后邀她一道去宁国侯府赏花时,她欣然同往,终于能见见这个神秘人物了。没想到此人居然敢拒绝皇后的召见!回来后一打听才知道太子与誉王都在争相笼络梅长苏,想要收为谋士助自己夺嫡。
 
今天是武试第一天,霓凰没什么心思看比武,给皇上请安后便随皇后等女眷在暖阁陪太皇太后聊天。当一行人鱼贯进入暖阁,看到后面那个素色袍子颀长的身影时,霓凰不由一愣!
此人清肃单薄,病气萦身,容颜俊雅,面上淡然没什么表情,眼神却幽深不见底。虽是初见,但有种似曾相似、息息相通之感!
太皇太后的一声“小殊!”令霓凰如雷轰顶,彻底恍惚了。双双跪在太皇太后面前,身旁之人居然紧紧攥住自己的手。颀长的手指冰冷刺骨,手掌没什么力量,却不容分说地握住自己的手,不让她放开。


霓凰举起右手,回想那时的情形,只有一片迷雾!这个陌生人,却有特别的稔熟感,仿佛前世今生,他都是自己最亲近的人。不论是他霸道的握手,还是后来在宫里一路闲聊,都那么自然而然,无半分距离,只想让人永远待在他的身边。
 
惊觉自己的异样,霓凰从沉思中醒来,两颊已是嫣红。“梅长苏,麒麟才子,果然不是凡品。”心中燥热,霓凰一撩袍裾,起身到庭院中舞剑。夜风清冷,霓凰忽然想起白天和梅长苏一起见到景琰。
“不对!”身形一滞,握剑的手顿在半空,半晌都忘了放下。
很不对!梅长苏和靖王都不对劲儿!
 
梅长苏见到靖王,虽施施然无格外恭敬之态,却开口就说要把那个孩子接出宫,免去靖王一桩心事。救掖幽庭的罪奴,这极难办到,为何他如此云淡风轻胜券在握的样子?又为何他初见靖王就要为靖王做这么难的事?太子和誉王都在争相招揽梅长苏,他却如此向靖王示好?为什么?
靖王也不对劲儿!当着一介布衣被太监轻侮固然丢脸,但他对梅长苏的不悦之浓似乎远超出这点事情,黑脸盯着梅长苏,像是深仇大恨要立刻拔剑砍人的样子。而且,靖王一向不爱管闲事,自赤焰逆案之后,靖王除了进宫看母妃之外,对皇宫其他人都是敬而远之,为什么单单如此关心这个孩子?
这个孩子有什么特殊之处?
是叫庭生吧?十一岁,长得倒是眉清目秀。长得……
 
霓凰浑身一抖,掖幽庭,靖王特别关心,庭生,十一岁,十二年前……
不会吧?

评论(2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