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竹里凰31 (主苏凰,含蔺凰,靖凰,流凰)

迎凤楼朱梁琉瓦巍峨华丽,是历代大梁皇室中重要庆典活动的举办场所。今天是霓凰郡主比武招亲的第一天,一大清早,迎凤楼前就人山人海了。萧选漫不经心地翻着求亲名册,扫一眼下面请安的霓凰,有点头疼。前几天霓凰突然进宫要求更改了选亲规则,武选前十名在文试后还要和她交手,打得过她才能当上郡马。霓凰位列琅琊高手榜第十名,打得过她?这还是不想出嫁嘛!
但萧选却答应了,同时心中隐隐松了口气。
 
所谓全天下公开择婿,终究是做给旁人看的。虽然周边各国都派高手来求亲,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把郡主嫁给别国啊。大梁的子弟中,身份高贵又文武全才的,这些年早就轮番给霓凰撮合过了。即使这次武试里冒出什么武林高手,多半出身平庸,怎么能配霓凰呢?
他心里清楚,最适合霓凰的,只有景琰了!
 
想到景琰,萧选眉头皱得更深。十几年前,明明知道林殊心悦霓凰,特意亲自向穆王爷提亲把霓凰指给景琰,避免他们兄弟失和。这些年,景琰不相信祁王林家谋逆的事情与自己唱反调,还屡屡违反军规私自去找霓凰,也都没有处罚他。此次给霓凰公开择婿,说到底还是为了逼景琰低头,也顺利把霓凰娶进皇家,稳定南境。
原本萧选打算在景琰恳求后,就让他去参加武试,以他的武功和身份必然能进前十。霓凰也自会从善如流选择景琰,毕竟其他人肯定更加不合适。
可景琰觐见时,非但板着个冰山脸,一句好话没有,还一言不合就顶撞太子。叫他回府,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这就是你想求娶霓凰的态度吗?!气得萧选一晚上睡不着。景琰若不参加武试,怎么给他指婚?
所以当霓凰要求改变规则时,他稍一思忖就答应了:招亲不成之后,再指婚给皇子也算说得过去。
 
避开给萧选磕头行礼,梅长苏与萧景睿一行午后姗姗来迟。跨上迎凤楼台阶时,梅长苏心中不由一紧:这里曾是自己要迎娶霓凰的地点,今天却亲自来看为霓凰择婿的比武。绷着脸方在位子上坐稳,就听到另一边看台的喧嚣声。一个穿青色蟒袍头戴珠冠,面如银盆英俊威武的少年正撸袖子嚷嚷着要手下去切掉擂台上武力太弱的参赛者。梅长苏心中一动,问此人是谁,豫津笑呵呵解释是刚刚袭爵的穆小王爷。想起小时候胖嘟嘟在自己背上骑大马好生难哄的小穆青,如今都这么大了,如果当年没有巨变,这肯定是个难缠的小舅子呢。
左右看看,没有见到霓凰,梅长苏有点失落,又有点轻松。看来霓凰也并不想看给自己招亲的比武。
再微微举目去寻找景琰的所在,沿着皇子的看台数过去,只有景琰的格子里是空的。
 
和蒙挚约好晚上雪庐一叙,出宫后梅长苏寻到侯府的马车,径自先回去了。
 
战英在宫城外,远远就感到靖王两丈八的怒气,牵马上前。景琰劈手夺了缰绳,一言不发翻身上马,猛踢马肚子,也不顾街上人多,卷着尘土飞奔瞬间不见影子。
 
今早景琰黑着脸来迎凤楼,随众人向皇上行礼后,就到穆王府的看台寻霓凰,听说霓凰被太皇太后召去,也不好立刻离开,坐着与穆青说了会儿话。穆青看出他坐立不安,眨眨大眼睛笑着推他去找霓凰。
景琰刚到暖阁下,听说太皇太后宣几个皇亲世子来见,他不愿凑热闹,便向旁边去转转。回来听说霓凰郡主独自和一个书生去散步了!
景琰原地愣了神,一早就积蓄的郁闷厚重地冲撞着胸腔,什么人?居然能得霓凰青眼单独散步?
正犹豫间,台阶上匆匆奔下一人,竟是穆府长孙将军。他见到靖王,恭敬地一拱手,正要施礼,景琰不耐烦地挡了,着急地问道:“你家郡主呢?”
 
方才穆青看靖王心神不宁的样子,心中也不痛快:什么比武招亲,直接赐婚给靖王不就好了!他让靖王去找姐姐,又担心靖王不去,便让长孙去找姐姐,告诉她靖王寻她。没想到长孙回来说郡主和一个书生在宫里散步谈心,靖王知道后脸都黑了。
“书生?我听说书生最会骗人了!”军旅世家的穆青自然对书生没有好感,想都没想就让老魏去试探。说是试探,其实就是想给他个下马威,靖王早已是穆青心目中最佳姐夫人选,怎么能输给一个书生呢?
 
得了长孙指点的方向,景琰没忍住跟了过去,远远看到两人真是不紧不慢悠悠然并肩同行,仿佛聊得很开心。景琰胸口越来越闷,有心过去见见那人,脚下却软着迈不开步。
直到听那太监尖酸刻薄地说:“靖王是哪个牌面上的人呢,也能护着你!”一口恶气冲上头顶,涨红了脸大步走了过去。
当着霓凰和那个书生的面,被一个太监嘲讽,已经够丢脸了。那书生还拉着庭生的手问长问短,又说要接庭生出来亲自教他念书,完全无视自己的存在。景琰胸中的闷气终于化作怒火烧起来了。他盯着书生,眼神恨不能把他烧出个洞来。
更令景琰不能忍受的是,霓凰居然向着外人,和那书生一搭一唱盘问自己为什么在意庭生。甚至那狂妄书生说会把庭生救出掖幽庭,霓凰居然一脸信任的表情望着他微笑。
“我等着看!” 实在看下去了,咬牙丢下一句话,景琰送走庭生后,怒火中烧出宫门打马回府。

评论(38)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