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竹里凰30(主苏凰,含蔺凰,靖凰,流凰)

八卦时间,当然少不了豫津,连一贯老成持重的谢弼也兴致勃勃命下人拿来各色茶点果品给大家边吃边聊。飞流兴高采烈地吃了这个吃那个,完全没在意其他人聊着聊着发起愁来。

“听说选亲的规则是武试的前十名中,由皇上指定三人,郡主从这三人中选一位做郡马。”豫津的消息最灵通。
景睿立刻就觉出了不妥:“皇上指定三人?那不论郡主怎么选,其实都还是皇上定的人了?”
梅长苏原本一直沉默不语,此刻看气氛冷下来,微微一笑道:“但关键还是什么人会入围前十吧。”

豫津立刻又开始献宝了,拿出目前已经报名的人员名单点评了起来:“周边国家的求亲者功夫如何我不知道,大梁的这些子弟,倒是都打听过了。景睿和我应该进前十没问题,京城世子武功最好的秦尚志肯定可以进前十,而且他自小就仰慕霓凰郡主,听说之前多次千里迢迢去云南求亲呢,差不多是这次郡马的最佳人选了。”
梅长苏微不可查地皱了下眉头,淡淡地开口:“既然之前秦世子多次求亲,郡主都没有答应,难道这次就会选他了么?”此言一出,大家不约而同地点点头。


谢弼心里暗暗盘算一番誉王的几个人选,数廖廷杰武功最高,与豫津不相上下,应该也是稳进前十的。届时有誉王向皇上进言,必能成为三人之一,如果郡主不会选秦世子的话,几率倒是大多了。他忽然心中一动,对景睿笑道:“如果秦世子没希望的话,我看大哥倒是有希望啊!”
景睿脸刷得红了,分辨到:“我不是真要去争这个郡马,报名的本意是想帮霓凰姐姐赶走几个不合适的人选。”
豫津站起身,哗地打开扇子,侧头给大家飞个眼神,一派翩翩贵公子的潇洒样子:“景睿不想做郡马,我做如何?霓凰姐姐可是我从小到大的女神啊!”
景睿噗嗤一声忍不住笑出来,谢弼撇撇嘴有点不屑,梅长苏嘴角微扬“豫津是很帅!但你比郡主小这么多,郡主会喜欢小弟弟么?”
豫津收起笑脸,正色道:“你们别笑我!霓凰姐姐当然未必喜欢找个小弟弟做郡马,但如果其他两个皇上指定的人更糟糕的话,她还不如选我贴心呢。”
闻言景睿点头:“是啊,所以皇上指定三人这件事还是最麻烦的!实在不行,也只能请父亲到时去求皇上指定我吧,虽然我对霓凰姐姐没有什么企图,但总不能让霓凰姐姐硬生生在不信任的人里选郡马啊。”
“你不想当郡马,怎么还和我抢啊,我也会请父亲去求皇上指定”,豫津不高兴了:“景睿,你不过比我大一岁,凭什么认为霓凰姐姐不会选我,就会选你呢?”
谢弼没开口,心中觉得如果景睿当郡马应该也可以。

这边三人各持自见争论起来,梅长苏充耳不闻似的径自添茶慢饮,双眼望向窗外,另一只手却不自觉地搓着袖口。
 
穆王府也为这个选亲规则大伤脑筋,老魏和长孙将军都黑脸拧着眉毛把武试名册盯得快烧穿了。穆青跺脚转圈甩袖子,气呼呼地要蹦起来了:“皇上这要是指定三个讨厌鬼给姐姐选,难道我们穆王府就得接受吗?这怎么行!”
霓凰稳坐在堂上,波澜不惊地端起茶杯呷了一口,一边叫穆青稍安勿躁。
垂手立在霓凰身后的丫头淑莲忽然冒出一句话:“小王爷说得对啊,皇上指定的三个人虽然是武试前十名,但如果都不是郡主的对手,怎么能让穆王府心服啊!”
霓凰秀眉微蹙,转脸正欲斥责这丫头多嘴,却忽然想到了什么,略一点头,站起身来:“你们别着急,我有办法了,现在就进宫见驾。”
 
大毒日头底下,景琰一行人已经站了快两个时辰,满头汗水淋漓,身上穿着重重的盔甲早就湿透了。身后的列战英和戚猛不时举袖拭汗,景琰却感觉不到热,他的心正越来越深地坠进冰窟:“父皇如此待我,我怎么求娶霓凰呢?”想起入城前远远看到那个挺拔俏丽的身影时,竟以为是自己思念至深而产生的幻觉。直到近前看清霓凰身旁还有夏冬时才确定真是霓凰,仓促间不知该说什么,僵硬地怼了夏冬一句就走。
 
武英殿上,皇上和太子、誉王正在看字画,听说靖王来了,心里不由冷哼一声:“居然来这么快!显然一路都没怎么休息。如此想娶霓凰?这些年干什么了?早点低头求求我,何必等到今日都昭告天下为霓凰选亲了,再赐婚给靖王,这选亲岂不成了欺骗天下,让我的脸往哪搁?”萧选越想越气,索性装作没听见,让景琰晾着去。
 
在金殿上又被父皇斥责,太子和誉王也赶着落井下石,景琰怏怏地回府。一进门就听说静嫔娘娘遣人送了点心来,他拎起食盒到书房去,盯着墙上霓凰画的牧牛图发呆,顺手从食盒拿点心送进嘴里。嚼了两口突然顿住,吐出一个胶丸,捏开看到一个字条,是母亲的字迹:“切勿莽动!”
 

评论(5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