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竹里凰29 (主苏凰,含蔺凰,靖凰,流凰)

夕阳半沉,天边卷着重重昏黄的云团,低低地笼在金陵城巍峨坚实的城门上方,城墙溶在昏暗的影子中,乌压压一大片,向前扑着,张牙舞爪地冲梅长苏招手。
马车门帘半开着,梅长苏目光一瞬也不瞬地盯着近在咫尺的金陵城,整个人僵硬成石像。

“郡主驾到!”马蹄声伴着长长的吆喝声由远及近,梅长苏眼珠动了动,还未回过神来。
“仓——”一道清亮的金属声,宝剑出鞘,如龙吟凤鸣破空长啸。这是班家特制宝剑独有的出匣声。
梅长苏浑身一震,条件反射地扑到马车门边。
外面已经打在一处。
景睿和豫津合力抵抗,一个银色的身影如旋风发起招招凌厉的攻势。
霓凰!——

突如其来的选亲打乱了梅长苏的节奏,他匆匆赶了蔺晨去南楚,又把盟里未尽的安排一股脑儿丢给甄平,跟景睿和豫津一路奔波,掐着日子赶到了。
景睿对下人千叮咛万嘱咐后终于依依不舍地回去了。
黎纲铺好床后想去关窗,“别关!”身后传来梅长苏闷闷的声音。
“宗主,睡吧,这些天赶路您很疲累了。”黎纲回身看着梅长苏。
“嗯,一会儿就睡,你先去吧。”梅长苏漫不经心应道,呆呆盯着窗外的黑暗,根本没看黎纲。
黎纲心下叹气,这个单薄羸弱的病人,却是最执拗强势的宗主。他给梅长苏的茶壶续了开水,带上门出去了。

飞流默默坐在角落里,头枕在膝盖上,望着梅长苏。景睿、豫津,包括很多江左盟的人都非常尽心地想照顾飞流,大多数时候只得到一个冷眼,因此他们都以为飞流理解不了他们的意思。只有梅长苏和蔺晨最清楚,飞流虽然心智不全,其实天性极聪慧,他说不出来并不代表他不明白,他的行为常拂人情,却是他自己的决定,并非偶然。
飞流知道今天梅长苏不对劲儿,极不寻常,并且他不能问。所以他选了远处的角落坐着,静静地陪他。
飞流耳音极好,夜很静,他听到梅长苏的心跳得很快,咚咚咚咚,像过节的鼓声。

金陵、宁国府、谢玉,本就很多了!整整十二年,再次踏上这片土地,内心的波涛还是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想。
万万没想到,抵达金陵的第一天,居然就遇见霓凰!!!
霓凰剑气激荡,掀起梅长苏心中狂飙,霓凰剑锋凌厉,刺入梅长苏心脏不能自拔!

夜已深,窗外一片黝黑,梅长苏面色潮红,目不转睛望着那片黑幕,城门外的场景一幕幕清晰回放。
霓凰长大了!和小时候一模一样,又完全不同!依然是闪闪发光美艳不可方物,却是寒光闪闪凛然难以靠近。而且,武功那么高!
一直以来,梅长苏都认为霓凰上琅琊榜第十名是有点蔺晨刻意关照的因素。今日一见才知自己谬断甚已。
大部分是小时候同练的那套剑法,增加了不少狠辣的新招,又糅合其他兵器的变化,身形步法很丰富,一望而知是身经百战博采众家之长的成果。
他的小姑娘,变成了威风凛凛的云南王!
心脏突突地疼,梅长苏低头伏在桌上:
霓凰,你还是,我的,小姑娘吗?

帐篷里太闷,景琰坐在外面,抱膝仰望星空。
明天就能到京城了。
一路上都是直接在路边扎营,兵士们累得早就呼呼大睡了,鼾声在账外都听得清楚,令人烦躁。
“公开选亲,迎凤楼前,武试前十名进入文试,现场可以直接报名武试。”列战英已经把规则打听清楚了。

直接去参加武试吗?

评论(5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