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竹里凰24 (主苏凰,含蔺凰、靖凰,流凰)

一张年轻英俊,既熟悉又陌生的脸!眼睛亮闪闪直直盯住霓凰的双眸,唇边挂着明朗的微笑:“霓凰——”
霓凰一惊,身体晃了两晃,声音颤抖地变了调:“林殊哥哥!”

林殊微笑点点头,望着霓凰的黑眸中涌出团团暖意。
“林殊哥哥!你回来了!”霓凰的声音陡地拔高了几度,一下扑进林殊怀里,眼泪刷地流了下来。
林殊抱住霓凰,胳膊像两条铁臂把霓凰紧紧压在胸前,一如当年出征梅岭前的夜晚。他把头埋在霓凰颈间,在她耳畔一遍遍叫着:“霓凰!霓凰!霓凰!”
霓凰枕在他胸前,听到林殊的心扑通扑通猛烈地跳。半晌,林殊幽幽地说:“霓凰,对不起!”
霓凰沉醉在林殊怀里,迷迷糊糊地听他接着说:“是我不好,出征前要你等我回来成亲。十年了!我的小凰儿苦苦等我十年,这么孤单,这么辛苦!我对不起你!”说着林殊哽咽起来,两行热泪滚落,滴在霓凰脖子里变得冰冷。

霓凰摇头想反驳林殊,却说不出话。
“小凰儿,别等我了!好好嫁人幸福生活,子孙满堂长命百岁,我没有给你的,一定要帮我完成心愿。景琰一直都喜欢你,对你的情意不比我少,你若愿意,嫁给他我很放心。”
“林殊哥哥,我……景琰哥哥对我很好,可是……”霓凰有些慌乱地想解释什么,从林殊怀里抬起头。

“霓凰!”面前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满脸宠溺和关切的神情,不是景琰又是谁?
“景琰哥哥?”霓凰奇道:“林殊哥哥呢?”她四处张望着,想推开景琰去找林殊。景琰却一反往日的温柔,一手牢牢揽住她的肩头不放开,另一只手顺着她的脸庞抚下去捏住玲珑的下巴,他抬起霓凰的下巴使她不得不正视自己。

“霓凰,嫁给我!从你五岁起我就心悦你,有小殊的时候我是你的好哥哥,现在你孤单十年了,小殊泉下有知也会心疼的。让我当你的云南郡马,好好照顾你一辈子!”景琰凝视着霓凰,眼中的灼热令霓凰不由心慌起来。
“景琰哥哥,我……”霓凰嗫嚅着不知说什么好,扭了扭身体却挣脱不出他的怀抱。
“霓凰……”景琰的声音忽然低沉下来:“你可知道,我心里始终都只有你一个,这辈子娶不到你,我的心就永远是空虚和孤单的,你就忍心我这样单相思一生一世吗?”说着眼波闪动隐隐有水光,就像小时候为林殊他俩背黑锅后隐忍的委屈。

霓凰心里扑通一下,有什么东西向黑暗中坠下去,却落不到底。“空虚孤单……一生一世……”,这滋味,自己已经品尝整整十年了,每一次午夜梦回泪湿衣襟,想着再也回不来的林殊哥哥,霓凰内心也会深深地恐惧:自己的人生,就这样一直孤单下去吗?
景琰敏锐地捕捉到了霓凰眼中摇曳的柔软,心里的小火苗呼呼燃烧起来,拥着霓凰肩膀的手臂向下滑到了腰间,使霓凰更紧地贴近自己,不由自主地向霓凰的红唇俯下身去。
景琰唇齿间的热气已扑到鼻尖,霓凰犹豫着,想一闭眼迎上去,却在最后一瞬间本能地转开了头。
景琰的吻落在霓凰面颊,柔软温热的触感激起全身一阵战栗,他嘴唇贴住霓凰脸庞一动不动,体内热浪翻腾起来。

霓凰有些惊慌失措地张大眼睛,低头正看到池塘中五彩花灯的倒影,一只粉红色金鱼在黝黑的水面荡漾,尾巴一摆一摆,大大的眼睛望着她似乎在诉说什么。那粉色在整个池塘蔓延开来,越来越红,如天边绚丽的晚霞,如燃烧的火焰。
忽然整个池塘变成一片火海,烈焰中出现很多人影:林殊哥哥、林伯伯、晋阳公主、宸妃娘娘、祁王哥哥……浓重的血腥味被火舌卷着直奔霓凰烧过来!

“啊——”霓凰大叫一声坐了起来,原来是南柯一梦,单薄的中衣已被冷汗湿透。黑暗中,她静默半晌,终于长叹一声把脸埋在双手中,如雕塑般一动不动。

此刻,景琰在熟睡中弯起了嘴角,正梦到穆青眨着大眼睛叫自己:“郡马姐夫!”

次日清晨,景琰一起床就听到外面园中有练武的拳脚风声,推开窗户看到穆青和战英正打在一处,霓凰一身淡黄窄袖练功袍,双臂交叠抱在胸前,笑吟吟看着战英在穆青生猛的攻击下一味防守躲避。她听到声响,望向窗户,冲景琰招招手,爽朗地笑道:“殿下早啊,来指点一下青儿吧。还有,让列将军亮出真功夫啊,这么放水太不像话了!”

景琰站在窗前愣了神,风携着寒意吹进来,屋里残存的温暖和酒气一扫而去。
霓凰又变回了那个英姿飒飒的铁血郡主。

评论(3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