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竹里凰23(主苏凰,含蔺凰、靖凰,流凰)

休眠太久的火山喷发起来也有点不利索。
景琰鼓足勇气的时候已经完全醉了,伏在桌上咕哝:“霓凰!我喜欢你啊!你知道吗?我一直一直都喜欢你,从小的时候,从第一次见到你开始……”
霓凰也有七八分醉了,一只手托着腮,迷离地望着景琰,一边迷迷糊糊听他念叨:
“霓凰!其实父皇原本是要给咱俩赐婚的,因为他根本不愿意林家和穆家都手握重兵还结亲。是小殊和晋阳姑姑、宸妃娘娘绕过皇上去求太皇太后,才赐婚给你们的。”
“小殊不让我和他争,但我想争啊,可我知道我争不过他,你喜欢他,我对你来说就是好哥哥!”
“你知道吗?你们订婚的时候,我的心有多痛啊!就像一箭射进心窝,带着倒刺,再慢慢向外拔……”
“小殊知道我喜欢你,他说过如果他上战场回不来了,就让我好好照顾你。十年了,霓凰,你不要再一个人孤零零了,嫁给我好不好?让我一辈子好好照顾你,连小殊的份儿一起!”
“我不要做皇子,不要那么多正妃侧妃,我只要你!我的心里永远都只有你一个!我就做你的云南王郡马,咱们一起镇守云南,教导穆青,等他袭爵了,咱俩就出去苍山洱海之间自在逍遥,不要再陷在政治的漩涡中。”

“小殊走了这十年,我何尝有一天开心过?只有想到母亲,想到你,我的心才是热的。当初晋阳姑姑给我留了信,要我无论如何好好活下来,照顾好母亲、你和穆王府。”
霓凰虽醉着,听到这句话却立时心里咯噔一下,当年梅岭逆案之后,她见连祁王、宸妃、晋阳公主全都殒命,便知翻案绝无可能,心灰意冷之下曾一心想去梅岭找林殊。也是因为晋阳公主留下的血书,信中要霓凰无论如何保重自己,不可涉险,保护穆王府周全,又殷殷以母亲的口吻叮嘱她日后再择良人,结婚生子,幸福生活。“唯有你一生幸福,小殊泉下才能安心。”
霓凰的眼泪刷地流下来:“林殊哥哥……”她呜咽着哽住了。

已经烂醉的景琰居然耳力好得出奇,一听林殊二字,居然一撑桌沿立起身,转过来一把将霓凰拥在怀中:“霓凰,我和你一样,永远都会想念小殊,永远都忘不了小殊!但晋阳姑姑说得对,我们活着,就要好好地活着,让小殊安心。咱们每年都去梅岭看小殊,以后咱们的孩子里选最聪明的儿子和最漂亮的女儿姓林,好不好?”
霓凰无语,伏在景琰肩头,汩汩涌出的泪水不一会儿湿透了景琰的衣服,而景琰竟搂着霓凰舒舒服服地就睡着了。

把景琰安置好,霓凰回房时已过了三更。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小时候确实只把景琰当作哥哥依赖的,心里只有林殊一人。林殊走后这些年,景琰的格外呵护慢慢就体会出不同的意味,连穆青这个半大孩子也不止一次来试探自己。霓凰不是没有考虑过,但一想到赤焰逆案的结果,她就不寒而栗,恰好景琰也从未明言,时光便不知不觉流逝了。
今天景琰一番表白,虽是醉后借酒壮胆才说出来,但句句出自肺腑霓凰并不怀疑。若说林殊哥哥不在了,这世上最懂霓凰的人恐怕景琰是第一个。“林殊哥哥估计也会觉得景琰哥哥是最可靠贴心的吧?”

父亲去世后,整整八年独自掌管穆王府,撑起云南一片天,不论在外声名如何显赫,霓凰终究还有一颗女儿心,会孤单无助,也会渴望有人扶持陪伴。
这些年求亲的人络绎不绝,皇上也三番五次设法做媒,却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打动霓凰。因此皇上猜忌霓凰不肯另嫁是心中放不下林殊,甚为不悦。霓凰委屈却无法解释:林殊哥哥固然是放不下的,她从来就没想过要放下和忘记。但也并没打算就此孤身一世。不只因为晋阳公主的血书和父亲去世前的嘱咐,更因为成长的经历使她加倍懂得生命的珍贵,家庭的温暖。她没有刻意想单身,也没有勉强把自己嫁出去,只是自然地在等待另一个对的人出现。

“景琰哥哥,是对的人吗?”想到景琰,心中总是暖暖的,儿时玩伴、青梅竹马、贴心的好哥哥、林殊的好兄弟、最懂自己的人……所有的标签似乎都指示景琰就是除了林殊之外最合适的人。但是,朦朦胧胧地,霓凰总觉得和景琰在一起,还是缺点什么。

四更天的梆子声响起,霓凰忽然听到窗外有个男人在喊自己的名字:“霓凰——”
那声音低沉浑厚,直钻进心底,霓凰一颤,翻身起床披了外衣打开门,看到那人已径自向前走去。颀长的背影透出英武之气,“景琰哥哥!”霓凰想不出还会是别的什么人?
景琰头也不回直走进花园,停在晚间他俩看花灯的桥头,低头看着水中花灯的倒影一言不发。
霓凰走到景琰身后,不由自主紧张起来:是不是景琰酒醒了,想起他前面说的话,又要表白求亲呢?夜深人静,他万一做些什么该怎么办?
“景琰哥哥!”霓凰小声叫他。他终于回过头来。

评论(4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