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竹里凰22(主苏凰,含蔺凰、靖凰,流凰)

穆青人未到声先闻,一阵酒气伴着急促的脚步声飘了过来。

痴痴望着花灯的霓凰惊醒过来,她本能地转过头看穆青,却不想景琰的脸离得太近,霓凰额角正好擦过景琰的嘴唇,一瞬温热之后又是面颊一疼!霓凰头上的发簪划了景琰的脸。景琰吃痛不由“啊!”了一声,下意识地抬手去捂脸。霓凰连忙回头查看景琰的伤,一伸手抓住景琰的手,拉开了看他的脸。
景琰脸颊上划出一道红色印子,好在没有破皮,霓凰凑过来仔细查看,放下心来。
霓凰的气息扑在颈间,一缕幽香钻进鼻子,小手情急之下紧紧握着景琰的大手,景琰摇摇欲坠有些站不稳了。

“姐姐,靖王殿下怎么了?”穆青已到了他俩身边。
霓凰自然而然地放开了景琰的手,并没留意到自己适才的动作:“都是你鲁莽!把我吓一跳,簪子划了靖王的脸。”
穆青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吓你一跳,你就用簪子划靖王的脸?什么意思?大眼睛眨巴眨巴没明白过来。
景琰忙道:“没事没事。青儿你来啦?”
“嗯,靖王殿下久等了,我们穆府的将军们一喝起酒就没完没了,好在我酒量大,把他们都放倒了才得脱身。”穆青熏熏然泛红的脸庞上一副故作老成的表情,更显出少年的稚气。
“就你最会吹牛!”霓凰抬头弹了他脑门一下,有点哭笑不得:“哪个将军会和你小孩子认真喝酒啊?!”
景琰开心地笑了,看这两姐弟斗嘴是世界上最有趣的事了,又甜又暖,是幸福家的味道。他张开长臂一边揽住一个,一起走进花厅:“好,现在就让我来见识见识穆小王爷的酒量吧。”

花厅里一桌精美菜肴,酒壶一直温着,三人坐下后厨房又流水般送来各式热菜。他们边吃边聊,霓凰管着穆青,倒是没有喝上几杯酒。谈的多是当前各处政事与兵务,一者交流信息和观点,二者霓凰也有心让穆青多长见识。景琰脾气极好,耐心给穆青解说各种情况,穆青大大咧咧乱说话时,他也只笑笑并不介意。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一会儿魏洗马、长孙将军并战英等过来给靖王和郡主敬酒又热闹了一番。
半晌府兵来报前厅酒宴已差不多快散了,请郡主和穆青过去。霓凰竟偷懒不想去了,嘱咐穆青和魏洗马他们过去招呼大家。穆青临去,吩咐人将残席撤去,再换一桌酒点过来,又伏在霓凰耳边说:“靖王难得来一趟,你们多聊聊吧。”向靖王抱拳拱手,眨了眨眼睛,笑着走了。

下人换席的当儿,两人信步在花园里转转,一起走上池塘的小桥上。桥上悬了一串花灯,照得池水姹紫嫣红煞是美丽。景琰不由自主凝神专注地看着霓凰侧脸,酒后粉红的面颊,精巧挺拔的鼻梁,清澈晶莹如高山湖水的眼眸,还有微微张开翘起的红唇,娇嫩如清晨带着露珠的花瓣,令人不禁想一尝。
霓凰眼波流转瞥见景琰痴迷的样子,登时心砰砰直跳,脸烧得绯红,忙垂下眼睛。却正好看到水光中两人并肩而站的倒影:男子伟岸英朗,隐隐有龙虎气势,女子英姿勃勃,仿若烈羽彩凤,好一对壁人!不由眼神微凝,心头一动。

“霓凰……”景琰忽然开口了,嗓音喑哑带着一丝颤抖:“我有话想和你说。”
霓凰闻声一怔,正慌乱手足无措间,忽花厅传来招呼:“郡主,酒席已妥了。”
“来了!”霓凰逃离似的转身就走,迈开步却发现腿有点软。
眼看霓凰裙裾一飘就要走远,景琰不知哪来的勇气,猛地跟上一步,拉住了霓凰的手。
景琰的手好大,霓凰的手完全握在他掌心,被紧紧攥着。两人僵在当地,像被定住了。景琰胸中沸腾着冒出无数滚烫熔岩的泡泡,紧张地脑门瞬间渗出一层细细汗珠,嘴巴开开合合却像哑巴一样发不出声音。
霓凰小脸烧得通红,心咚咚震得比战场上的鼓声还响,她扭了扭肩,将手缓缓抽离景琰的手掌。低垂着头,嗫嚅了一句:“景琰哥哥,我们……回去喝酒吧。”

两人梦游般回到花厅,再坐下来已完全不是之前的氛围。深宵的黑暗中,廊下花灯的光芒格外多彩柔暖,静默相对的两人间萦绕着若有若无魅惑的气息,美酒流淌盈盈举杯中,身心俱醉。
景琰心念百转盘算着如何表白,却又森森地不敢轻易出口,生怕一旦唐突了霓凰便连现在甜暖的兄妹也做不得。回想适才牵她的手,并没有立时被甩开,那小手的温度和柔软犹在掌心,擦碰过霓凰额头的嘴唇,也如中毒般肿胀着,突突地跳。不知不觉间已自斟自饮了数杯酒。
霓凰自坐下来便眼神飘忽,不敢正视景琰,浑身上下都绷得紧紧地,害怕景琰开口,却又暗暗地有些期盼。莫名其妙地也不停给景琰斟酒。


其实这次来云南,景琰确实没有准备向霓凰表白,因为他一直都太清楚皇上是万万不会答应他俩的婚事。但看到、听到、触到,甚至……亲到这个令他一生都梦萦魂牵的小凰儿之后,那些深藏的心意终究是抑制不住地要喷涌而出了。

评论(3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