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竹里凰20 (主苏凰,含蔺凰、靖凰,流凰)

出宫后林殊才想起这几天都没见到景琰,拉了霓凰一同去靖王府。
景琰正在书房,黄昏的夕阳照进来,一道长长的黑影投射在墙上,久久伫立着。
外面传来小殊爽朗的声音“景琰!”伴随着霓凰的环佩玲珑,门刷得大开,两人一起快步走进来,一阵清新的香气携风袭来。
景琰顿了一顿才转过身。
一对盛装璧人站在眼前,小殊脸上的笑容灿烂地盖过了银丝长袍的明亮,霓凰一身粉色裙裾艳烈胜霞,面上盈盈浅笑媚若桃花。小殊一只手紧紧牵着霓凰的手,十指相扣。
心如利剑刺入,痛得说不出话。景琰呆在当场开不了口。

“景琰,你送我们什么贺礼啊?”林殊大喇喇地问着,转身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他牵着霓凰的手没有放开,弄得霓凰被拖到他椅子旁边站着没处坐。霓凰一甩胳膊摆脱了他的手,在另一把椅子上坐下,脸上飞起两朵红云。
景琰暗暗吸口气,翻了个白眼,慢吞吞地说:“你都得了这世上最大的珍宝,还要什么贺礼啊?”
“哈哈,嫉妒了是吧?”林殊一拍大腿,笑道:“你放心,你的媳妇少不了。今天在宫里,我们谢恩之后太皇太后说也该给你选妃了,大家讨论人选,列出来二十几个,说不定一下子给你娶十个媳妇呢!”
“我不稀罕!你想要,十个媳妇送给你去”,景琰恼火地抢白他。
“我才不要!今生今世,我就要霓凰一个人,有了她就是神仙我也不做!”林殊一边笑一边得意洋洋地回头瞟着霓凰。
霓凰羞红了脸,装作没看见林殊的媚眼儿,努力转换话题:“景琰哥哥你刚才在看什么呢?那么认真。”

景琰与殊凰一同望向他刚才盯着的那堵墙,墙上挂着一幅画,是去年霓凰送给景琰的生日礼物。画卷上翠绿的树林中有一个小女孩和一头水牛,小女孩粉色束身衣裙娇嫩如桃花,笑得正开心,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弯成了新月,手里握着一根长鞭正抽向水牛,水牛回头看着小女孩,尖尖的牛角略低垂呈俯首之势,两眼圆睁气呼呼瞪着小女孩,无可奈何又乖乖忍让的神情跃然纸上。画卷笔触虽有些稚嫩,但疏朗大气,显然师从大家的画风,尤其妙在极为传神,看得出是心水之作。

当时是番使进贡的东西送到祁王府上过目,景琰眼尖看到一根长鞭,材质上乘做工精美,拎在手中分量很轻,甩将出去力道却很大,是一件宝贝利器。顾不上规矩缠着祁王软磨硬泡求了来,没有登记上册入宫。第二天便约了林殊和霓凰出去骑马献宝给了霓凰。霓凰拿到手中掂量一下,甚为喜欢,高兴之余冲着景琰就是一鞭子。原本霓凰是恶作剧吓唬景琰的,以为他能躲过去,没想到这鞭子好,去势迅疾如闪电,景琰一个愣神再躲已来不及。头顶紫金珠冠被打落,头发霎时散成一片,鞭尾一卷略过他胸前,顿时火辣辣地生疼。
霓凰一呆忙扔了鞭子扑过去看他,林殊一惊之后看没大碍,便在一旁没心没肺地哈哈大笑起来:“好一个美女牧牛,真该画下来啊!景琰你怎么那么笨,明明自己就是水牛,还亲自送鞭子给霓凰,这不是找抽嘛!”林殊笑得前仰后合停不下来。景琰和霓凰听他说到水牛也噗嗤乐了。
霓凰一边帮景琰重新挽好头发,一边道歉:“景琰哥哥对不起,我是逗你玩的,没想到这鞭子速度这么快!”
被霓凰的小手梳弄着头发,景琰飘飘地有些头晕,胸前火辣辣的疼痛也仿佛变成了一片暖洋洋。“没事儿!进贡的东西果然不错,你用着顺手就好,回头我再去祁王府看看还有什么别的好东西。”
“进贡的东西可不能私自拿,你千万别再拿了,”霓凰连忙叮嘱他。
“水牛出息了,敢偷进贡的东西了,前天叫你跟我们去禁苑怎么不敢去啊?”林殊可是不放过任何一个促狭景琰的机会。
后来景琰过生日,霓凰想不出送什么礼物,景琰就要她画了这幅画,到手之后挂在书房,没有一天不看上个几回。

此时三人看着这幅画,林殊人逢喜事精神爽,居然不调笑景琰,反而安慰地拍拍景琰肩膀,很有派头地说:“景琰,放心吧,以后霓凰嫁给我了,我会管得她乖乖的,不会再随便打你了。”啪的一声,霓凰已经给林殊背上来了一下:“你说要管谁啊?”
“你管我!夫人管我,我乖乖的,你叫我打景琰两下,我绝不会只打一下!”林殊立马嬉皮笑脸讨好的去拉霓凰袖子。

实在看不下去了!景琰一转头走去书架边上,蹲下扳了两下打开个暗格,拿出一个锦绣盒子,捧着递给林殊:“小殊,霓凰,这是我送给你们的贺礼。”
林殊接过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对儿尺寸等大的长方形美玉,一白一墨,取出一看,美玉晶莹剔透滑腻润泽。
景琰道:“这是去年西域进贡的,据说是天山上好的美玉,正好一对儿,你们可以刻两个章子。”鹿眼眨巴眨巴,一本正经又说:“我看啊,一个刻穆霓凰,另一个就刻怕妻殊吧。”
霓凰忸怩了一下,小拳头落在景琰的胸前:“景琰哥哥也变坏了!”
林殊倒是没生气,大大方方地说:“怕妻殊就怕妻殊,我林殊只要面对敌人千军万马不怕,回家怕夫人算什么?我愿意!”双眼明亮地望着霓凰, 满脸骄傲的率性。
霓凰和景琰俱是一愣,一个默然欣喜,一个黯然神伤。

景琰看看墙上的画,抬手抚在胸前霓凰捶过的地方,那里面有一道鞭痕,此刻又生生地疼了。

评论(41)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