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竹里凰16(主苏凰,含蔺凰,靖凰,流凰)

林殊一向勇敢果决,从不瞻前顾后拖泥带水,何况这是霓凰和自己的终身大事。出了祁王府他一刻不歇飞奔回家,一路上思虑百转,到了林府门口终于决定:此事只能求助于母亲,不能让父亲知道。宸妃娘娘说得很清楚,皇上不愿林府和穆府结亲,父亲必然不会违背圣意。去求太奶奶的话,自己一个人未必能成功,还是得央母亲一起帮忙。


晋阳公主听完林殊的话,蹙眉沉默半晌。林殊看母亲迟迟不答应,有些慌神,拉住母亲的袖子左右晃动:“母亲,你倒是帮帮儿子啊!我只喜欢霓凰一个,你要是不帮我,那我就一辈子当和尚了!”
看着平素里骄傲飞扬少年英雄派头十足的宝贝儿子居然也有六神无主的时候,晋阳公主忍俊不禁,扑哧一笑,手抚上林殊的头,“小殊莫急,乐瑶既已帮你拦住哥哥下旨,太皇太后那边,必也会去帮你的。哥哥虽不想林府和穆府结亲,但有太皇太后出面此事必成。大不了以后林府交出兵权就是。”
林殊一愣:“交出兵权?这么严重?”
晋阳公主微微点头:“林家与穆家,掌握大梁一半以上的兵力,且都是精锐。这样的亲家,任何一个皇帝都没法不忌惮。你父亲与舅舅虽是儿时伙伴,当年情同兄弟,毕竟还是君臣有别。而且你父亲耿直,朝堂之上与你舅舅意见相左常常不顾他的君王颜面,迟早会得罪皇上。倒不如交出兵权,保全家平安。”
林殊心下一沉,不知说什么好,如果因为自己和霓凰的婚事,导致林家失去兵权,父亲毕生报效国家的心愿落空,这……自己是否算是不忠不孝呢?
林殊黯然的神情,在晋阳眼中倒是欣慰:“这孩子懂得体恤家里了。”她拉住林殊的手,拍拍他的手背:“小殊,你很喜欢霓凰么?”
“正是!”虽然想到这婚事可能影响林府的前途心中纠结,林殊还是毫不犹豫朗声回答了母亲的问题:“母亲,我和霓凰从小一起长大,在我心里只有她一个女孩,这辈子再也不会有别人!”言毕,迟疑了一下,又嗫嚅道:“我们的婚事,真的会影响父亲吗?有没有办法……”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适才林殊大声表白心事的样子令晋阳仿佛看到年少的自己:那时宫中陪皇子读书的世子虽多,林燮的勇毅英武却独树一帜,深深吸引了长公主晋阳。她不顾深宫规矩,总像个小尾巴似得粘着林燮,看他练剑,听他讲理想中清明天下,憧憬浴血沙场保家卫国。晋阳是太皇太后最疼爱的长公主,原本是不愿让她下嫁军旅世家的林燮,军人南征北战,公主少不得闺房寂寞,甚至可能芳龄早寡。那时候,晋阳也是一片痴情不顾一切地跪了三日方得到太皇太后的首肯才嫁给林燮。
晋阳眼眶湿润了,脸上漾出明亮的光彩:“我家小殊是至情至性的男子汉,自然要娶心爱的女子为妻,我一定会帮你的!”
林殊兴奋地拉着晋阳的胳膊:“母亲,你答应了?”
“嗯,你父亲和舅舅那边都别担心,以后会有办法的。”晋阳忽然话锋一转,沉吟道:“只是,你姑姑说的对,要先了解霓凰的心思才是。”眼中带着促狭的笑意盯着林殊:“万一人家霓凰不喜欢你……”

“霓凰一定喜欢我!”林殊立刻昂头拍着胸脯:“她不喜欢我喜欢谁?霓凰是我的,谁都抢不走!”
晋阳握着嘴笑了,说:“明日上元节,你一定和霓凰约了看花灯吧,找机会探探霓凰的心意吧。”
“嗯!”林殊点头,脸上飘起红云,眼里浮出一丝紧张的神情。
“霓凰会不喜欢我吗?不可能!她一定喜欢我的!”
这一夜,望着窗外皎洁的月光,林殊失眠了。

多年之后和蔺晨闲聊,蔺晨问他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霓凰的。“第一眼看到时就喜欢了!”即使变成了体弱多病的梅长苏,回答这个问题也是毫不犹豫和停顿的。
没错,第一次见到五岁霓凰英姿飒爽地舞剑,梅树下那小小粉色的身影就惊艳了林殊的心,照亮了林殊的世界,始终不曾褪色。

评论(9)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