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竹里凰15(主苏凰,含蔺凰,靖凰,流凰)

林殊飞奔而去,转眼就没影儿了。景琰讷讷望着他去的方向,有些不知该何去何从。

父皇赐婚给我和霓凰?

小殊要去求太奶奶赐婚给他和霓凰。

父皇不愿林府和穆府结亲。

宸妃娘娘不希望霓凰嫁给不喜欢的人。
“若嫁的不是自己喜欢的人,纵然贵为皇妃,又有什么趣味?”
宸妃娘娘无尽悲凉的声音回荡耳边,激起心中无数涟漪。

我是霓凰不喜欢的人么?
霓凰不会喜欢我么?

可是,
我那么喜欢霓凰!
一直都很喜欢!
从第一次见到就喜欢!

可是,
小殊说霓凰是他的!
小殊不让我和他抢霓凰!
霓凰,
难道是小殊的么?

祈王哥哥说让霓凰自己选,
嫁给我,还是嫁给小殊?

霓凰,
会选谁?
选了我,小殊怎么办?
选了小殊,
我该如何?……

十八岁的萧景琰第一次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在命运的洪流中感到无助和迷茫。

祈王景禹远远就看到他最疼爱的弟弟,那个无忧无虑憨厚耿直的少年,那个任凭被叫做水牛也笑呵呵,为朋友背多少次黑锅也从不埋怨的乐天孩子,就这样,孤单无助仓皇失措地呆呆站在路边,一脸凄迷像只离群找不到归路的小鹿。

直到祈王走到面前喊他:“景琰!”
景琰才看到祈王,黑漆漆的大眼睛望向祈王,嘴唇紧紧抿住说不出话。
看他的光景,景禹便猜到八九分,心中一痛,默默叹了口气,伸手揽住景琰的肩头,向殿内走去。
“你可是听到了什么?”
“嗯,刚才,你和宸妃娘娘的话,都听到了。”

祁王默然,进殿后拉景琰在书桌前面对面坐好,先给景琰倒了杯水,他端起来一口气喝掉,两人盯着空杯子又沉默半晌,祁王开口了,和平日里严厉管教他的大哥截然不同,语气温柔而低沉:“景琰,你很喜欢霓凰是吧?”
景琰的脸腾地红了,却毫不犹豫的用力点点头。
“我知道”, 祁王缓缓地说,“父皇也知道,所以他想赐婚给你和霓凰。”
“啊?…”景琰这一惊不小,眼睛瞪得圆溜溜盯着祁王。
祁王垂下眼睛,长长的睫毛在高挺的鼻梁投下阴影,异常俊美的脸浮起一丝苦笑:“当然,也是想确保穆王府忠心的一种方法。”
“但是……”景琰支吾着,却又没说下去。
祁王明白他的心意:“但是被母亲昨日阻拦了下旨。母亲的思虑,你刚才都听到了,确实有理。你既真心喜欢霓凰,必然也不会舍得勉强她。况且,你我身为皇子,婚姻之事都是父皇指定,由不得自己。即使父皇今日指了霓凰给你做正妃,改日也会给你指其他千金做侧妃。霓凰的性子你知道,其实做皇妃,” 祁王犹豫了一下,还是肯定地说“并不适合她。”
景琰怔怔地看着祁王,嘴唇翕合,忍了又忍,眼眶还是红透了,猛地转脸,抡袖子胡乱擦去掉落的泪水,哽咽道:“可是我只喜欢霓凰一个,我会对她一心一意的!”
祁王心疼地看着景琰,掏出一条丝帕帮他擦眼泪,正色道:“身为皇子,就有皇子的责任和束缚,否则凭什么执掌天下与万民,个人会有许多事身不由己,这是我们无法逃脱的命运。”
景琰冲口而出:“那我宁愿不要做皇子!我只想要霓凰!”
祁王愣了一下,望向窗外,眸色暗沉,幽幽地说:“出身天定,无法选择。你可知道,当年父皇也不想做皇子的……”

景琰再次呆住了,可怜耿直的水牛,一天之内听到太多出人意表的信息。
“父皇自小和林帅,言侯一起读书长大,情同兄弟。但林帅和言侯成人后可以结伴出去游历,快意江湖,父皇却只能在皇城四角的天空下经历手足夺嫡之争,几次命悬一线。那时父皇无比痛恨自己的皇子身份,对皇位也不稀罕,只想和他们一样自由自在。后来得林帅和言侯鼎力相助君临天下,也正是凭这至尊之位才娶到母亲。你看今日的父皇,哪里还有不恋皇位,只要自由的意思?林帅与言候,在父皇面前也只是臣子,再不可能是兄弟。就连母亲,父皇费尽心机从言候手中夺来,也日久爱弛,不得不在后宫与众嫔妃争宠。哪里像林帅与晋阳姑姑鹣鲽情深,纵然十几年来只有小殊一个儿子,林帅也从不肯纳侧室。”
祁王想起什么,又说:“穆王爷也是如此,只有王妃一位妻子,去世这几年了,穆青一直没有母亲,宁可让霓凰一个小姑娘照顾,都不肯续弦。武人用情,深长专一,岂是我们皇子能比的?”
“可是,我……”景琰不服气想分辨。
祁王目光转回景琰身上,微笑道:“我知道你是个实心的孩子,对霓凰必是专一和长久的,不过等你有了一堆侧妃之后就会明白,专情对皇子来说,不是自己想,就可以做到的。”祁王按住景琰忿忿起伏的肩膀,语气凝重:“所以,你要明白,如果霓凰不嫁给你,对她来说或许反而是好事,不要太伤心,要以霓凰的幸福为重。而且,小殊是你的好兄弟,你们三个永远都是好朋友!”
一听到小殊的名字,景琰就像泄了气的皮球,萎顿下来,不再反驳,垂目坐着,心里如一团乱麻,越想越控制不住眼泪,猛然站起来,一言不发转身跑走了。
祁王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心中叹息:“景琰,我虽想帮你,但霓凰喜欢的,多半是小殊。母亲的前车之鉴,咱们都不该再勉强霓凰。”

评论(22)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