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竹里凰14(主苏凰,含蔺凰,靖凰,流凰)

景琰再来到穆王府,进门就看到林殊扶着梯子,霓凰正往梁上挂那盏金鱼花灯,两人相视而笑,蜜糖的味道弥漫了整个穆王府的天空……
霓凰转脸看到景琰,笑得像花儿一样灿烂:“景琰哥哥,你怎么才来啊?”
“我前面来过了,听说你们出去买花灯了”景琰淡淡应道,好听的低沉嗓音有些黯哑,嘴角的微笑挂着一丝苦涩,被这沉浸在幸福中的一对人儿完全无视了。
“景琰,吃汤圆去,吃好了出去看花灯”,林殊爽朗地招呼着景琰,仿佛已经是穆王府的郡马主人了。
景琰举起手中的一个食盒:“我特意让母亲做了汤圆,各种口味都有呢”顿了一下又撇嘴笑道:“没有榛子馅的。”
林殊得意洋洋地笑起来:“我拿来的也是静妃娘娘做的汤圆,有榛子馅哦,皮是抹茶绿色,分得出来。”
“哦?我倒不知道母亲也给你做了汤圆,她也没告诉我。”景琰老老实实地说。
“林殊哥哥你带来汤圆了?我怎么不知道?”霓凰在一旁奇道,发现自己的主人身份都被夺走了。
林殊挤眉弄眼地笑笑,拉着他俩往饭厅去吃汤圆,心中暗忖:“你不知道的事多了……”

昨日,祁王府。
景琰和林殊练剑回来,林殊要去穆王府,景琰让他等一会儿:“祁王哥哥差人叫我来见他,说有事和我说,等他吩咐完,咱们一起去找霓凰。”
两人在书房等了许久还不见祁王回来,无聊之余,便在书库里找有趣的书看,两人靠着书架坐在地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时间长了都犯困迷糊着了。

“母亲,您怎么来了?”祁王的声音响起,两人醒过来,紧接着就听到宸妃娘娘说话:“景禹,你可知我昨天为何拦住你父皇赐婚?”
“我正是纳闷呢,请母亲明示,父皇赐婚给景琰和霓凰有何不好?”景禹平稳的声音落在书库两个少年耳中,却如轰天惊雷!两人俱是身心一震,对视一眼又瞬间不约而同别开脸去,都屏息凝视听宸妃和祁王接下来说什么。
宸妃幽幽叹气,缓缓道:“我知道你父皇的心思,云南穆王府执掌南境十万边防铁骑,着实重要。霓凰和景琰又青梅竹马感情深厚,嫁给景琰做正妃也是顺理成章。只是……小殊……”
景禹也叹了口气,说道:“母亲的顾虑我明白,小殊和霓凰也是从小一起长大,待霓凰如珠如宝,应是对霓凰也存了心思的。但林府和穆府都是手握重兵,两家结亲,父皇必是不允的。年前说起给景琰选正妃的时候,晋阳姑姑当时顺势提小殊和霓凰的亲事。父皇不但决口不谈,还甚为不悦。昨日特意召了穆王爷进宫,当面提亲,穆王爷也应承了。我想既然霓凰不能嫁于小殊,那嫁给景琰最合适。”
听至此处,林殊心中一沉:“什么?舅舅不愿让林家和穆家结亲?”
景琰浑身一颤:“父皇要把霓凰嫁给我?穆王爷已经同意了?”心中隐隐升起一丝狂喜,又忽然想起:“小殊……”

“江山,制衡……你父皇心中想的永远都是这个。”宸妃的声音似是从冰冷而幽深的黑暗中传来,缥缈中带着怨念。“但对一个女人来说,夫婿是人生最重要的事,若嫁的不是自己喜欢的人,纵然贵为皇妃,又有什么趣味?”宸妃的语调转为悲凉,眼中竟流下泪来。
祁王心中一凛,言候和母亲的事情他早有所闻,言候平素全力辅佐自己,看着自己时,眼中的慈爱与关切,比之父亲还有过而无不及。此刻看母亲如此悲伤,心中不忍,走过去拉住母亲的手,柔声道:“母亲说的是。其实林家和穆家都是大梁忠臣,父皇不必有此忧虑。霓凰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如我亲妹妹一般,自然是她的幸福更重要。明日我便去秉明父皇,嫁给小殊还是景琰,让霓凰自己选。”
见景禹如此体贴,宸妃大为安慰,拍拍景禹的手说:“你不要去和你父皇说,免得惹他生气。昨日当着穆王爷面,我拦着你父皇没有立刻下旨赐婚,不知他是否会有所误会。看你当时也是迷惑不解的样子,所以今日特来与你讲明白。你既与我同心就好。”
景禹当即应道:“我自是与母亲同心的。只是现下父皇已决定赐婚给景琰和霓凰,且和穆王爷说好了,昨日没有下旨,恐怕过不几日还是会下旨。母亲不让我去和父皇说,可是另有办法?”
宸妃点头:“你先去拜访穆王爷,请他了解霓凰的心意,若霓凰喜欢的是景琰,那就简单了。若霓凰喜欢的是小殊,我会设法请太皇太后给他俩赐婚,只有太皇太后出面,皇上才不会生气,不会迁怒于林府和穆府。”
“母亲妙计!”景禹由衷赞同。
“我先回宫了,”宸妃起身要走,到了门口又回头问:“你昨日说要告诉景琰赐婚的事,可已告诉他了?”
“没有,我本打算今天告诉他的,还没见到他。”
“那就先别说,免得他空欢喜一场”宸妃言毕轻叹一声,推门出去,景禹一路陪着去了。

剩下书库中两个完全懵掉的少年,各怀心事。沉默半晌,估计宸妃和祁王确定走远不会回来了。林殊闷头忽的起身向外走,景琰追着他,却不知说什么好,伸手拉他的袖子:“小殊!”林殊猛地甩掉景琰的手,回身恶狠狠地看着景琰:“萧景琰,你要和我抢霓凰么?”双目中冒出火来,仿佛霓凰本就是他的东西,而景琰是小偷盗贼要抢他的宝贝。
景琰愣住,委屈地涨红了脸:“小殊,我……你听到了,是父皇……”
林殊眼光闪动,像是清醒过来:“舅舅!对了,太奶奶!”忽然双手用力握住景琰的胳膊:“我去求太奶奶赐婚!景琰,你是我的好兄弟,不能抢我的霓凰哦!”转身向外奔去。
“可是宸妃娘娘说要先问霓凰的意思……”景琰在他身后咕哝着。
“那是自然,我会去的!”林殊朗声说,挥了下手,大步奔了出去。

评论(50)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