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竹里凰12(主苏凰,含蔺凰,靖凰,流凰)

穆青准备今年的花灯煞费了一番心思,不但收集了云南街面能买到的所有款式花色,还特地定制了往年京城里流行,穆王府里姐姐院落挂过的花灯样式。

果然用心没有白费。
那一盏金鱼花灯就这样鬼使神差地出现在靖王下榻院落花厅的门廊下。
霓凰和靖王看到这花灯的第一个反应是彼此对视一眼,又都迅速移开目光,双双脸上泛起红晕。


十一年前,上元节。

时近黄昏,霓凰正在镜前梳妆。老早就约了今晚和林殊哥哥,景琰哥哥出去赏灯。
前日父亲被召入宫,回来之后忽然命人赶制一套精美的粉红色新袍子给她,还没头没尾地说了句:“女孩子家的,长大了,要有个女孩子样了!”
霓凰隐隐觉到什么,却本能地没去追问。虽日常习武为方便多是简约打扮,但身为郡主,逢年过节参加各种场合,也都是盛装华服。大梁第一郡主的盛名,不只因功夫高超文武双全,也来自天生丽质风华绝代。

新装灿若桃花,衬出霓凰艳烈高傲的气派,霓凰在镜前端详一会儿忽然有些羞涩,脱掉了华丽的粉色外袍,换了件日常素雅的月白外袍搭配里面的粉色长裙。正犹豫间,听得窗棂一响,似是什么东西打在窗上。她推开窗,一张英俊的脸庞正仰面热切地看着她。
“林殊哥哥!”霓凰像清晨看到初升朝阳的小鸟般欢快。
“快下来,跟我出去。”林殊笑呵呵地催她。
霓凰下楼出来,奇到:“怎么来这么早?景琰哥哥呢?”
“我有事找你,咱们先出去说。过会儿景琰会来的”,一边说一边快步向外走。出府门时,林殊叮嘱门人“景琰若来了,就告诉他我们出去买个花灯,一会儿就回来,让他等我们。”

穆王府外是一条热闹的大街,今日上元节,街上卖花灯的小摊很多,五颜六色各式各样。
林殊却并没有在任何花灯摊前停步,急匆匆一径向前走。
“林殊哥哥,咱们去哪里买花灯啊?”霓凰跟上他的脚步问。
林殊不答,忽然拉住霓凰的手跑起来。
霓凰莫名其妙被他拖着跑,林殊转上一条他们常去河边的小路,一口气奔过一座桥才停下来。
霓凰透口气再看林殊,只见他满面通红,气息浮动,紧皱眉头,在一棵垂柳下来回踱步,似是有什么难题。
霓凰走过去,柔声问他:“林殊哥哥,出什么事了么?你告诉我啊!”
林殊看看霓凰,忽转过身去,深吸一口气,又猛然转回身来,直盯着霓凰的眼睛,双手突然握住霓凰的肩膀,鼓足了勇气,问道:“霓凰,你愿意嫁给我吗?”声音颤抖着暴露了内心的紧张,手上也不由自主地用了力,弄得霓凰肩膀生疼。
霓凰大吃一惊,脸刷得一下红透了,目瞪口呆地看着林殊,说不出话来。
看着霓凰红苹果一样娇俏的脸蛋,嫣红的小嘴由于吃惊微微张开,水汪汪的大眼睛里羞涩与惊恐并存,林殊心中的火苗迅速蹿升烧至头顶,感觉口干舌燥。霓凰迟迟不开口,他紧张地心都快跳出胸膛了。
“霓凰,你说话啊!难道你不喜欢我吗?”林殊着急地忍不住摇摇霓凰。
霓凰回过神来,害羞地别过脸,支支吾吾地不肯说话。
“霓凰,好霓凰!我的霓凰妹妹!求求你了,说句话啊,我可是从小就只喜欢你一个,今生非你不娶!谁要是敢抢你,我可不许!”林殊霸道地把霓凰拥进怀里,连哄带威胁。
霓凰柔顺地靠进他怀里,头枕在他肩上,小小声地说:“我愿意。”
“什么?再说一遍!”林殊兴奋地把霓凰推离怀抱,双手紧握她的手臂,盯着她的脸,要看清楚霓凰的表情。
霓凰忸怩的低下头,声音还是小的几不可闻:“我也喜欢你,林殊哥哥。”
“我就知道!霓凰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林殊激动地嚷着,一把把霓凰抱在怀里,双臂像铁钳紧紧箍住她,把脸埋在霓凰的颈窝里。
许久林殊紧张的心情才平复下来,他温柔地拥着霓凰,在她耳边喃喃地说:“霓凰,你是我的小女孩,我会永远照顾你的!”
霓凰沉醉在林殊怀里,好温暖好幸福,就想一直这样被他抱着,宠着,听他的情话,感觉他的心跳。
怀里的人儿柔软美妙,清新的女儿幽香丝丝钻进心里,林殊的心咚咚跳着,第一次感受到男人的欲火和渴望,搂着霓凰的手开始不安分地在她背上摩挲。他抬起头,一手拥着霓凰,一手轻轻捧起霓凰的脸庞。
霓凰微睁双眸,立刻对上了林殊热切的眼神,那平素清澈明亮的眼睛此刻笼罩着一种奇怪的灼热雾气,眼中浓烈的爱意里裹挟着一种占有的狂热,令人心悸,想要逃开却浑身发软动弹不得。
霓凰的羞怯更深地刺激和诱惑了林殊,他毫不犹豫地俯身用嘴掳住她的樱唇。她的唇是那么柔软,一瞬间就使他沦陷,他贪婪地吮吸着,笨拙地用舌头撬开她的贝齿,生涩地探进去搜捕她灵动的舌尖……
直到两人都透不上气来,林殊才依依不舍地放开霓凰,仍然紧紧拥着她,似乎怕稍一松手,霓凰就会飞走。他抚摸着霓凰乌黑的长发,一边努力克制住自己体内已经点燃的烈火,一边无意识地反复念叨着:“霓凰,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
霓凰靠在他怀里,知道这是属于自己一生一世的怀抱,觉得无比心安和深深依恋。

良久,林殊清醒过来,站直了说:“糟了,景琰应该快到了,咱们回去吧。”霓凰点点头,小鸟依人地任他牵着手一起向回走。
走了几步,霓凰转脸看看林殊,有些犹豫,却还是脸红着问道:“林殊哥哥,你为什么,今天问我这个?”言毕羞赧的低着头不敢看他。
林殊停下脚步,把霓凰扳着面对自己,正色道:“我要确认你的心意后,才能去求太奶奶给我们赐婚!”言语中的坚决和凛然,像是给霓凰的诺言,更像是对自己郑重立誓。
“去求太奶奶赐婚?”霓凰有些摸不着头脑。
“对!你先别多问,也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我一定会办好的,相信我!”林殊严肃的神情止住了霓凰的疑问,“我当然相信你!”

两人向主街走去,桥下转出一人,看着他们渐渐远去的背影,无力地靠在河边垂柳上。
景琰到穆府听说他俩出来买花灯,便沿着主街的花灯摊一路寻过来,都没看到他们。正奇怪间,到了通向河边的小道口,福至心灵般走了过来,一上桥就看到林殊紧紧抱着霓凰。心上如一记重锤狠狠一击,身体晃了一下,手扶住栏杆才站稳。接着看到林殊缠绵悱恻地深吻霓凰,不忍卒视,软绵绵地走到桥下的暗影中,胸中一阵烈火一阵寒冰,贴住石桥站稳,漫天的苦涩涌上心头。他闭上眼睛,强迫自己慢慢冷静下来:“小殊和霓凰,青梅竹马情深意重,是天生佳偶。”
“小殊是我的好兄弟,霓凰是我的好妹妹,我们三个,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

评论(20)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