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竹里凰11(主苏凰,含蔺凰,靖凰,流凰)

八年前青冥关之战时,景琰正在西北劳军,听闻穆深王爷战死,惊骇地险些跌下马来。
二话不说带人直奔云南,心里只有一个念想:“我不曾和小殊一起亡,就让我和霓凰同生死吧!”

路途实在遥远,他抵达时南楚强兵已损耗过半,无力再战,青冥关危局已解,他宽慰的同时也忍不住懊恼:为什么每次自己都迟一步。愤愤地带队荡涤南楚残兵,让霓凰安心在帐中修养。

可怜小穆青,七岁就成了孤儿,一张惨白的小脸上机灵的大眼睛总是眼泪汪汪,穿着一身孝服,趴在姐姐床边谁也拉不走。
景琰搂着穆青,看着床上苍白瘦削的霓凰,豆蔻年华的千金娇女,转眼间要担起云南守土治藩一整片天!

一万次地想就留下来,在霓凰身边照顾她,陪她打仗,陪她理政,陪她一起抚养穆青长大!

可是……

可是……

太清楚了!

这样只会害死她,害死所有穆王府的人,就像林府,祁王府一样,鲜血尽染,毫无生机!

景琰的手反反复复捏成拳头,重重地锤在桌上,更锤在自己心上!


这次青冥江水战,久困无破敌之法,穆青偷偷遣人给身在东海的景琰送信,请景琰派东海精通水战的将领前来助战。
不想天上掉下个云先生,出奇谋一举破敌。穆青又派人去东海,在路上遇到靖王,他才知靖王居然是亲自带人过来帮忙。

快到年关他听说姐姐上表请奏留守云南,不回京过年,便又使人给靖王送了消息。果然靖王也没有回京,终于在上元节当天赶来了。
几日前姐姐得报,靖王一行人进入云南,虽口中抱怨:“这个笨水牛,私自外出,若被陛下知道又要受罚了。”却一面欣欣然亲自指挥下人收拾内院的房间给靖王安顿,床榻家具被帐无不一一过目,精挑细选。

适才靖王从在府门口下马,直到在内院花厅坐下端起茶杯,除了自己上前见礼时说了句明日试炼武功的话,眼睛一直没从姐姐身上挪开过一瞬,穆青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这些年陛下数次和姐姐提起亲事,都被姐姐以自己未成年为由挡了回去。号称京中世子第一高手的秦尚志数次千里迢迢来云南求亲,也都被姐姐冷冰冰地拒绝了。

只有靖王,不但和姐姐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更与林殊情同兄弟,只有他能够理解和体谅姐姐的心情,和姐姐拥有共同的回忆,能够走进姐姐的心里,一起痛苦,一起缅怀林殊,真正抚慰姐姐的伤悲。
这些年,靖王也确实是抓住一切机会来照顾和亲近姐姐,而姐姐也只有在和靖王相处的时候,会放下在穆府众将面前的威仪,会欢笑,会撒娇,会耍赖皮,也会无所顾忌地流泪。

但奇怪的是,从来就没人提过靖王和姐姐的亲事,明明靖王没有正妃,姐姐待字闺中,皇帝老儿提了多少次亲,却就是不说把郡主嫁给自己的儿子。

有一次皇上又安排一群世子和姐姐一同骑射,全都灰头土脸被比下去,没一个堪与姐姐比肩同行的。回到账内,穆青突然说:“若靖王在,姐姐你倒未必能赢哦。”
霓凰一口茶呛住,端茶杯的手抖了几抖,先是脸红怒道:“不要胡说!”别过头去不理他,过一会儿忽然幽幽叹了口气:“你小孩子懂什么,陛下最忌讳的就是靖王和咱们穆府走得太近。”

评论(37)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