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竹里凰10(主苏凰,含蔺凰,靖凰,流凰)

这个上元节,最伤心的莫过聂铎,最开心的却并不是景琰和霓凰,而是穆青。

自他有记忆起,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就是姐姐。他一出生,母亲就去世,父亲从此深陷伤痛,并未像姐姐一样自小得父亲亲授,而是由姐姐带大的。
后来听魏洗马说霓凰出生时,父亲初为人父,欢喜得不得了,每日回帅府第一件事就是抱着霓凰逗她玩。霓凰三岁时,父亲说她是练武奇才,手把手教她功夫,延请各路名师,五岁便舞得一手好剑。之后和林殊,七皇子两个小武痴一起,愈发爱好武艺,整日喊打喊杀,立志成为不逊须眉的巾帼将军。



穆青小霓凰十岁,梅岭之役时他才五岁,对之前林殊的记忆不太多,只记得林殊哥哥总是嫌弃他跟着姐姐,想方设法地把他丢在家里不带他出去玩。他完全不记得那时景睿和豫津是多羡慕他在林殊面前“霓凰弟弟”的身份,林殊最多是耍花样不带穆青出去,却从不会训斥穆青,更别说绑在树上了。为了讨霓凰开心,林殊和景琰多少次给穆青小世子买好吃的,讲故事,甚至趴在地上让他骑大马。

梅岭之役穆青虽不大懂,那之后的事他却最印象深刻。那一天父亲回府后脸色黑的可怕,第一件事就是吩咐看管姐姐不得出门半步,又令全府戒备,任何人不可随意出入。之后和亲信们在书房议事到深夜。
那天他去姐姐房里,只看到一地狼藉,能摔的全都粉碎,姐姐哭得昏天黑地,所有武器佩剑都被没收。平常连一个侍女也不带的姐姐,此刻身边围了一屋子丫头婆子和亲兵。他吓得大声哭闹起来,姐姐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温柔地把他抱在怀里哄他,只有个婆子过来抱走他,嘴里不耐烦地说“小少爷你就别闹了,还添乱,唉…”
之后一段时间父亲都称病不出,也一概不见客,阴沉脸守着每日哭闹的姐姐,一言不发。
和霓凰一样,穆青人生中无忧无虑的时光自那之后一去不复返了。

那时霓凰听闻林殊已死,赤焰谋逆,祁王造反,一连串惊雷个个正中顶心,小脑袋瓜完全转不动了,发疯似的要进宫见太奶奶,见皇上,见宸妃娘娘,被父亲生生绑在家里。后来听说连宸妃娘娘和晋阳公主都死了,万念俱灰,只想一个人去梅岭找林殊。
知女莫若父,穆深如何不清楚霓凰的心思,只能亲自看管她,待她稍稍安静下来,给她看了一封晋阳公主以鲜血署名的亲笔信。霓凰读信后痛哭不已,却不再发疯地寻死觅活了。
不多日穆深听说靖王快要回京了,便上表请奏获准,急匆匆带着霓凰和穆青返回了云南。

景琰回京后直冲金殿,当场被打得半死,深夜里静嫔来看他,他哑着嗓子还想哭喊,却已无力发出声音。静嫔握着他的手,眼泪如断线珍珠,一边拿帕子给他擦脸,一边哽咽着说:“你要明白,无论如何,小殊都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说着拿出晋阳公主留给他的信。
第二天景琰派人打听穆王府的情况,得知霓凰已经回云南去了。

景琰至今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那段时间的,更无从想象霓凰的情形。
再见已是两年之后,霓凰一身重孝,满身血迹斑斑,双眼深陷,目光坚毅而冰冷。景琰大步冲上城楼,面对这样的霓凰,当场就哽住了,心中酸痛难忍,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霓凰声音嘶哑:“景琰哥哥,你怎么来了?”努力想挤出一个笑容来,却嘴角扯了扯,脸似乎僵住没法表情,呆了半晌,眸中层层涌上雾气来,却又强忍着向回咽。景琰的泪水刷地下来了,上前扶住霓凰双肩,闷闷地说:“霓凰,对不起,我来晚了!”
霓凰泪光闪动,忽然小声说:“景琰哥哥,我好累!”语未完,眼睛一闭昏倒在景琰怀里,手中还紧紧握着宝剑不肯放开。

评论(1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