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竹里凰9(主苏凰,含蔺凰,靖凰,流凰)

靖王私自来访,不宜张扬。霓凰安排在内院花厅单独准备一桌酒席,战英等亲随也在内院偏厅饮宴,穆府魏洗马和长孙将军坐陪。

初一祭天拜年,十五饮宴,是穆府一向的传统,当晚王府前院大排宴席,军中高级将领悉数参加。 聂铎一到便觉得奇怪,怎么只有穆青在招呼,不但未见郡主,连魏洗马和长孙将军也不见影子。穆青一脸喜色,热情地安排大家入座,只说姐姐稍后便到,却不解释原因。

众将到齐,有人奔去内院报信,不大会儿霓凰郡主带魏洗马和长孙将军一起来到大厅,三人和穆青一样俱是面有喜色,很高兴的样子。霓凰一身粉红色袍裾,与平日素淡打扮甚是不同,艳若桃李,娇赛桃花。聂铎在穆府这么久还没见过郡主如此盛装,不由莫名心悸,一种缭绕纠缠的情绪悄悄升起,再也挥之不去。

霓凰和大家一起入座,致辞敬酒正式开宴,军营之人喝酒,推杯换盏热闹非凡。大家都感谢聂铎水战之功,纷纷前来给聂铎敬酒,霓凰也带着穆青亲自给聂铎把盏。不多时聂铎就觉得喝了不少,头有点晕,想出去透透气。

他出了大厅沿回廊信步走着,不知不觉进了内院。看到前方一处紧邻花园的精雅厅堂灯火通明,屋檐下和花园中挂满了各式各色的花灯,好生漂亮。他走过去想看看花灯,回廊一转,看到厅堂门廊下站着一对男女,正一起在赏花灯。

男子长身玉立,一袭淡金色长袍,滚着秋香色刺绣宽边,腰系碧色锦缎精绣腰带,挂一块龙纹琥珀。他半低头,正专注地看着身边的女子,脸如雕刻般棱角分明,浓眉下一双乌黑深邃的大眼睛,鼻梁高挺,嘴唇饱满端方,英姿勃勃,整个人散发着阳刚威武的气息。此刻他原本冷峻的双眸却含笑端详着面前的女子,嘴角不可抑制地流露出一丝笑意。

他身旁的女子,就是今日美艳不可方物的霓凰郡主! 郡主盯着廊下一盏粉红色的金鱼花灯出神,眼神缥缈悠远,似是陷在沉思里。男子没有打扰郡主,只默默凝视郡主,仿佛也出了神。两人站的很近,俱是英姿华服,彼此间有一种默契的氛围,看上去真是一对璧人。

聂铎远远望着,止住了脚步,心下一痛,有种异样不爽的感觉。“什么人?怎么与郡主如此亲近?” 少顷,郡主回眸,向男子微微一笑,轻启朱唇:“景琰哥哥,谢谢你来!”景琰伸手握住霓凰肩头,满脸满眼的宠溺:“傻丫头,和我说什么谢!”

“靖王!”聂铎一惊,旋即想起当年少帅与靖王、郡主是京中著名的铁三角,青梅竹马感情深厚。 一想到少帅,聂铎突然清醒过来,曾经天纵英才明亮飞扬的少帅,如今却…… 聂铎一阵心酸,想起梅长苏派自己来帮助郡主的初衷,而自己竟……

他回身大步向外走去“水军操练已妥,不能再流连于此,还是回廊州少帅身边吧。郡主睿智英明,身边贤材良将众多,又有靖王相护,无需担忧。”

评论(23)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