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竹里凰6 (主苏凰,含蔺凰,靖凰,流凰)

靖王进城了。最先知道消息的是琅琊阁和江左盟的人,而不是穆王府。
今日是上元节,城里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已到黄昏,街头看灯游玩的人陆续出来,着绿穿红,小孩子提着灯笼在街头巷尾追逐游戏,各种小吃摊飘散着香气,店家们大声吆喝招徕顾客,热闹非凡。
景琰的马在街上跑不起来,只能勒住缰绳随着人流走。不耐烦的心情,在人流拥挤中不知不觉被感染了节日的欢快气氛。
“来云南果然是对的!”景琰回头对战英大声说。看到殿下的笑容,战英一路揪着的心也瞬间放下,暗想:“值了!”打马跟上景琰,响亮地回答:“是啊!这次殿下可以和郡主一起好好过个节了。”心事被旁人直接说出来,景琰脸瞬间红了一下,转头急急地催马向前跑去。

去年秋天青冥江水战,南楚攻势狠辣,当时景琰在东海督军,得到消息后甚为着急,在东海驻军中选了几个最强的水战将领,没有向兵部请令就私下出发奔往云南。行至途中听说霓凰已取胜,放心的同时也微微有些失落,折返回东海。
通常年份,在外的皇子、郡王都会在年底回京述职和过年,短则过完正月,长则清明之后再离京。去年青冥江水战之后,南境一直不太安定,临近年底,霓凰上表陈述军情,请求留在云南过年防范南楚来犯,皇帝恩准。景琰得知消息,也让东海驻军首领上表请求留靖王在边境过年镇敌,皇帝准奏。
大年初一靖王在军营主持了祭天拜年仪式后,就回营只带战英等几个最贴身的随从溜了出来,一路奔往云南。又是私自外出,而且没有紧急军情,战英一路提心吊胆,生怕被人发现通报到京城,又担心随从过少,一旦有事难护景琰周全。一路上他们是普通公子与家丁的打扮,刻意避开官家驿站,小心择路而行,终于在上元节赶到了。看景琰爽朗的笑容和一脸期待,战英由衷地高兴,十年来第一次看到殿下这么开心。

靖王一行到达穆王府时,霓凰和穆青已在门口恭候了。景琰飞身下马一把扶住行礼的霓凰:“霓凰,你可好?”霓凰看景琰一身风尘仆仆和一脸关切,心中暖意融融,笑道:“景琰哥哥,我好得很,你赶路辛苦了,快进府休息。”穆青上前施礼,景琰拍拍他肩膀:“青儿又长高了,是个威武的小王爷了,好!明日我试试你的武功。”穆青一咧嘴露个苦相,景琰和霓凰相视一笑。
此刻景琰才仔细端详霓凰,只见她今日一袭淡粉色衣裙,腰间系翠色刺绣锦缎云带,身段娇俏袅娜。一头青丝梳成华髻,倌七宝珊瑚簪,彩色珠链横戴鬓间,一颗水滴状翠玉垂在眉间,越发衬出明眸皓齿,面若芙蓉。盈盈一笑间,妩媚天成,又一派霁月光风,不觉竟看愣住了。霓凰俏皮地一撇嘴,小声嘀咕:“还是水牛的呆样儿!”景琰憨憨一笑,大眼睛中闪出光彩,棱角分明的脸庞更添几分英武之气。

其实靖王进入云南境内不久,霓凰就得到了线报,虽也忧心他擅离职守被京城知道,却也高兴他能来云南看她和穆青。这十年来,除了每年春节在京城能聚首,平日里霓凰在云南,景琰东奔西走,相见的机会并不多。景琰凡途经或靠近云南,都会来穆府看她和穆青。


十年前惊天巨变,失去了林殊哥哥,林家、祁王哥哥、宸妃娘娘,之前京里最亲近的人都成了叛逆,提都不能提。父亲在云南也受牵累,两年后便战死。世人皆知自己青冥关重孝上阵,一战成名,从此成为威名赫赫的一方之主,甚至还登上琅琊高手榜。只是,十年的漫长岁月,多少次兵危险境她独自支撑,谁又能体味她心中的艰苦与压力。
只有景琰哥哥,虽然看起来不爱说话也不爱笑了,虽然没有那么开朗没有那么明亮了,虽然他的心里也积满怨愤和仇恨了,但是在骨子里面,他却还是那个耿直好心肠的大水牛,还是那个无比疼爱霓凰,任她欺负的好哥哥!也只有景琰哥哥能够完全理解和体会自己所有的心思与感情,陪她一起回忆过去,追思林殊哥哥,看她哭,陪她醉,哭累了让她靠在怀里睡去。那温暖的怀抱,就像好久好久以前,每次林殊哥哥背自己回家的感觉……

评论(8)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