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竹里凰7(主苏凰,含蔺凰,靖凰,流凰)

蔺晨一回来,就知道出事情了。因为他逗飞流的时候,飞流不但没有逃,还忽略了蔺晨捏他脸蛋的手,正色道:“他们,打架!苏哥哥,生气!”
被飞流指着的黎纲和甄平一脸尴尬,齐走过来向蔺晨施礼。
蔺晨抄着手,看他俩你瞪我我瞪你,谁都不肯说话。“再不说我直接去问长苏了,”说着甩手向里走,他俩不约而同上步拦住蔺晨。

原来聂铎回来后,闷声不响总躲在房间不出来。宗主虽然发话说聂铎没有不正常,不准他们多问,但也变得有些恍惚,明显不对劲儿。
黎纲和甄平当初在赤焰军中只是小小的百夫长,聂铎是主将,现在他们也还是不敢直接去问他,曲线救国找了卫峥。卫峥也发现了聂铎的异样,直接问没有答案,就灌醉了问,居然是聂铎对霓凰郡主动了不该动的心,说爱郡主,超过爱这世上的一切,为了她什么都不在乎,甚至可以背叛少帅。卫峥当场暴怒,狠狠地揍聂铎。黎纲、甄平和飞流听到动静赶过来,飞流第一时间去告诉了梅长苏。
聂铎酒醒后,向梅长苏请罪,澄清自己只是暗恋郡主,并无任何言语和行动上的表示,郡主也从来都只把自己当兄弟,没有其他感情。
梅长苏静静地看着愧疚难当的聂铎、愤愤不平的卫黎甄三人和满脸迷惑的飞流,淡淡地说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霓凰风采精华,自幼爱慕者甚众,聂铎的心思有什么奇怪?我早就知道了,你们不要大惊小怪。”一边伸手扶起聂铎:“你也不必请罪,大丈夫平天下护红颜,喜欢人并没有错。即使喜欢我的霓凰,也不是错。”之后梅长苏又单独留了卫峥,极其严厉地斥骂了一顿。

蔺晨坐在长苏对面,看他一如既往稳稳地泡茶,递过茶杯,黑漆漆的瞳仁里,没有一点波光。
他接过茶呷了一口,忽然哎呀一声:“一段日子不在,这茶叶放酸了啊!”
长苏失笑,撇了撇嘴:“你都知道了,还装什么?”
蔺晨眨着眼笑:“这屋子都被醋浸透了,能不知道么!”
长苏没有笑,反而认真地问他:“你看我的样子是吃醋了么?”
蔺晨一手打开折扇,一手撩一下头发,摆出个故作风雅的浪荡姿态,嬉皮笑脸的说:“男人嘛,吃醋很正常!”
长苏垂下眼睛,一脸苍茫之色,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我不能吃醋!”
蔺晨一愣,瞬间明白他的心意。忙打起哈哈:“是啊,这次我也亲眼见了,你家霓凰郡主真是个大美人啊!追求她的男子得从琅琊山排队到苍山了,你这醋怎么吃的过来,那要变醋泡长苏了。”
长苏噗嗤一笑,叹道:“是啊!你真不知道当年为了她,我在金陵打过多少架,挨过多少父亲的鞭子,景琰也没少受祁王的处罚。”眼中瞬间闪闪发光,儿时情景浮现眼前。
须臾,长苏回过神来,转脸盯着蔺晨:“你在云南,看出聂铎的心事了,那霓凰呢?她对聂铎……”最后一句话不由自主声音变低了,似是有些害怕知道答案。
“霓凰对聂铎没有特别,她甚至完全没有看出聂铎的心思。”果断而利落地回答,长苏脸色登时缓和下来。

“听说是今年上元节,霓凰穿一身粉红衫裙,和靖王站在一起赏灯,聂铎突然就心动了,”从长苏口中讲出这故事,怎么听怎么别扭。
“其实,上元节这天要穿粉红色,是霓凰对我的承诺……”长苏眼中一片迷茫,声音也恍惚起来……

评论(11)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