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竹里凰5 (主苏凰,含蔺凰,靖凰,流凰)

认真监督聂铎上路,霓凰郡主没有亲自来送行。蔺晨在王府又耽搁了两日,确认郡主并未因聂铎离开有何异样,才放心动身去南楚。
南楚之事是必得蔺晨亲临方能办妥,被长苏催了多次勉强答应的。见到霓凰之后,变成了他自己头等紧要的事:“凭你南楚如何彪悍善战,扰我霓凰,妄想!”能令蔺少阁主发狠的事不多,还没有一件办不成的。 


聂铎返回廊州,一路都有穆府的精兵尾随,进入江左境内才甩得干净。 
回到盟内第一件事自是拜见宗主。 梅长苏端详着俯身行大礼的聂铎,感觉到有哪里不对,又一下说不清楚,沉吟不语,忘记了叫他起身。 
黎纲咳嗽一声,梅长苏回神忙招呼聂铎起身坐下。 聂铎伸手去接梅长苏递来的茶杯,无意中碰到他冰冷的指尖,忽然抖了一下,眼神下意识地飘向一边。 黎纲和甄平瞬间互换个眼神,脸色都冷了下来。 
梅长苏仿佛什么都没看见,拉拉腿上盖的裘皮毯子,把双手拢进袖中,舒服地靠在椅背上。 “这大半年辛苦你了,讲讲霓凰的情况吧。” 

听到霓凰的名字,聂铎脸上有一刹那的不自在,稍纵即逝。他详细讲了当时青冥江水战的情形和之后操练水军的情况,这次回来之前也都做了长远的妥善安排,写了结合云南驻军部署的水军阵法留下,对水军将领的梯队建设也做了制度性安排。梅长苏听得很认真,不时插话问几个细节,对聂铎的做法和安排很满意:他确实做到了竭心尽力。

聂铎汇报完毕,梅长苏只说让他先好好休息些时日,就让他退下了。 黎纲和甄平愣了一下,也没敢多言。
待聂铎走出去,黎纲先忍不住了:“宗主怎么不问他为什么一定要请辞回来?”甄平也点头说:“虽然聂铎汇报的情况都很正常,但我总感觉他似乎有点不对劲。” 
梅长苏摇摇头:“你们多虑了,聂铎安排得很妥当,确实不需要他留在云南了,没什么问题,不必多问。”言毕转身从书架上拿起一卷书看书,不再理他们。 黎甄二人只得打恭退出。 
他们二人离开后,梅长苏黯然放下手中的书卷,眼望窗外:“蔺晨没有解释原因,原来是这样。”不知不觉叹了口气,眸中一片苍凉。

聂铎是赤焰军旧部,忠诚不会有问题。不愿意待在云南,除了身份暴露,最大的可能就是穆王营中不容,但一者聂铎不要封赏,只是帮忙,二者以赤焰军主将的韬略气度,怎么想都不至于和穆府诸将相处不下去。
所谓思念宗主更是荒唐的借口,赤焰军铁血男儿,军令如山,纵赴死地也不会皱一下眉头,怎么可能像恋家的小孩!

梅长苏何等聪慧透彻,早就猜到几分,今日亲眼看到他,便完全确认了。他对云南水军的筹划和部署,用心之良苦完全不只是一个将军该做的,除了情深意重,没有别的解释。


“霓凰,我的小女孩,你永远都是众星捧月的公主,是热血男儿追求的梦想!”梅长苏不由自主露出一个傲然的笑容,陷入回忆…… 


评论(23)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