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竹里凰 番外1(靖凰)情丝绕之景琰篇 中

“皇嗣事关国家根本,你登基已有两年,皇后入门已四年,还有一位贵妃,却至今没有一个子嗣,实在说不过去。虽则朝中重臣大多都是衷心拥戴你的,但再这么拖下去,难免引人议论,以致动摇政事。”静太后一边给景琰盛鸡汤,一边温言相劝。 “母亲,我……,知道了。”景琰闷闷地,垂下眼睛不说话。
“景琰,你的心思,母亲怎会不知道。但你现在是皇帝,凡事当以国为重。开枝散叶是皇帝重要的责任,不可单凭自己喜好置之不顾。小殊、霓凰他们牺牲性命,征战沙场,换得你安坐朝堂之上,专心治理国家。你若只因一己私念,造成朝局动荡,才是大大辜负了他们!”
这句话戳中了他的软肋,景琰立刻涨红了脸,点头道:“母亲说的是,我知道了!”
静太后看他点头,也缓和下来,又夹菜到他碗里:“我知道你已有几个月没留宿皇后和贵妃宫里了。前日皇后来请安,我让她自己也想想办法。但她性格温厚端庄,料想使不出什么狐媚迷惑的法子。你以后不必总来陪我吃饭,多去看看她。多相处,感情自会好的。”
景琰分辨道:“我会去皇后和贵妃那里的,但也还是要来陪母亲吃饭,我喜欢吃芷萝宫的饭。” “好,回头我把这厨艺都教给皇后就是。”静太后笑意晏晏,堵得景琰干瞪眼。

出了芷萝宫,有些心烦,景琰便信步往皇后宫中走去,既然答应母亲了,就去看看她吧。到宫门口,宫人行礼要去禀报皇后,景琰止住:“不必了,我自己进去。”说着步入正殿,没看到一个宫女,想是午间都去休息了,也没在意,径往内室走去。内室的门关着,可能皇后在歇午觉,景琰顿住,回身正想走,忽听到皇后惊讶的声音:“啊?居然有这种东西?”……

昏昏沉沉回到养居殿,景琰拿起奏折,却完全看不进去。“情丝绕……霓凰郡主……”
那是六年前,小殊以梅长苏身份回到京城,正值先皇给霓凰公开招亲,眼看招亲没有结果,越贵妃和景宣棋走险招迷害霓凰。虽已过去六年,当日的情形还历历在目……
那天自己闯进宫门,第一眼就看到司马雷紧紧抱着霓凰,正要吻下去,如一个惊雷劈顶,他瞬间就炸毛了,飞身一掌将司马雷击退出去。
霓凰软绵绵倒下,他扶住霓凰,见她满面潮红,双眸迷离。“霓凰!霓凰!”他大声叫她的名字,霓凰睁眼盯着他,茫然片刻,终于认出他:“景琰哥哥!”一头扑进他怀里,一手紧搂着他的腰,一手勾着他的脖子,桃花般的小脸靠了过来,眼中波光闪闪似泪如露,嫣红的樱唇凑到了他嘴边,娇软的气息喷在他脸颊上,无比诱人。
他身体一僵,骤然热血冲顶,脸涨得通红,正手足无措间,就听越贵妃厉声说:“景琰!你实在放肆大胆,我的昭仁宫也是你擅闯的?”
回头看到越贵妃、太子和司马雷站在一起,马上明白了他们的用意。“居然敢这样害我的霓凰!”心中又痛又怒,气愤到极点反说不出话来。 

怀里的霓凰神智已然不清,完全不知自己身处险境,只一味贴紧他,喃喃叫着他的名字“景琰哥哥!景琰哥哥!”凑过来要吻他。软玉温香抱满怀,正是自小钟情渴慕之人,景琰不由自主地心襟摇荡。但形势紧急,环顾四周太子的侍卫已包围过来。他定定神,点了霓凰身上几处大穴,一把扛上肩头,大步向外走去。

没想到越贵妃和太子竟下令放箭,他心中一凛:“难道今日会和霓凰一块儿死在这里?”电光石火间居然隐隐有种安慰:“若得与霓凰共赴黄泉,此生足以。”

侍卫们搭弓放箭,一时箭矢如雨。他抢过一把单刀,连续击落两拨箭雨,将霓凰轻轻放在地上,突然翻身跃起,几个冲掠,劫太子为人质,才算控制住局面。之后太皇太后和皇后驾到,又一起在先皇面前对质,总算治了越贵妃的罪。虽然先皇放水没有惩办太子,好在誉王出面也挡掉了他挟持太子的罪责。日后回想此事,最心痛的不只是霓凰遇险,还有当时他对小殊的误会与责难,每每想起都懊恼不已。

“情丝绕…”景琰默念着,“原来那春药是这个名字。”
战英在一旁看景琰自中午从皇后宫中回来就一直发呆,脸上红一阵白一阵阴晴不定,搞不清出了什么状况。听他口中念叨,忙上前询问:“陛下有何吩咐?”
景琰似是惊醒地抬起头,脱口问道:“霓凰现在怎么样?”
战英一愣,躬身回禀:“郡主上月与蔺少阁主、飞流一起出去游玩了。”顿了下又补充道:“郡主一个府丁都没带,咱们的人没能跟去。”
景琰盯住战英看,战英忙说:“郡主行前答应穆青会经常联络,一知道郡主位置,我会立刻安排当地的人跟上,算来这几日就该得到消息了。”
景琰点点头:“郡主他们三人都是高手,跟踪要当心。”
“是!”战英诺道,心下委屈:“知道他们是顶级高手还一定要我们跟踪,之前就折损过人手,后来还是郡主发现这些人是皇上派的,令飞流不下杀手,才不再损兵折将了。”

景琰没有留意战英的情绪,又陷入对那次情丝绕事件的记忆。历经无数次回放,那些惊险的情节俱已淡化,每每更加清晰出现眼前的却是当时霓凰抱着自己的样子:粉面桃腮,泪光点点,柔软的身躯完全扑进他怀里,在耳边娇喘细细,温热的气息喷在他脸上,全身上下春情荡漾,竟是向他求欢之态。一想到这里,景琰不禁面上发烫,心猿意马起来。


“情丝绕,好厉害的春药!霓凰武功那么好,居然一杯下去就本性全失……”
“只是,皇后,为什么会问起情丝绕?难道……”

景琰忽然打了个冷战:“母亲说,关于皇嗣,她让皇后自己多想想办法,难道?……”
他仔细回想中午听到的对话:
“宫里有一种酒,名唤‘情丝绕’,只饮一杯,便有致幻催情之效。如果女子饮用,会将身边的那个男人,误认做是自己心里最思念恋慕的那个人,从而被药力催动,主动上前求欢……”

有什么不对!
景琰捕捉到什么重要的信息:
“会将身边的那个男人,误认做是自己心里最思念恋慕的那个人……”
什么?
“误认做是自己心里最思念恋慕的那个人……”

当时霓凰一直叫着自己的名字:“景琰哥哥!景琰哥哥!”
“会将身边的那个男人,误认做是自己心里最思念恋慕的那个人……”

难道???!!!

评论(35)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