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竹里凰 番外1(靖凰)情丝绕 之霓凰篇

“宫里有一种酒,名唤‘情丝绕’,只饮一杯,便有致幻催情之效。如果女子饮用,会将身边的那个男人,误认做是自己心里最思念恋慕的那个人,从而被药力催动,主动上前求欢……”
霓凰并不知道有这种“神奇”的酒存在,虽然适才梅长苏警告过她宫里的娘娘想用卑劣的手段逼她就范,要她当心入口的东西。


但一者梅长苏不好意思具体细说“情丝绕”的特点,二者之前是皇后点名请她入宫饮宴,她和梅长苏都以为要下手的是皇后。在正阳宫她确实什么食物都没沾,皇后留她吃饭的时候,正为难不知如何推辞,越贵妃突然说早和她约了午饭,把她从正阳宫带了出来。她还很庆幸越贵妃帮自己解了围, 顺便到了昭仁宫。 


越贵妃与她细细叙谈云南风物,满眸的怀旧离愁,霓凰不由被感染,心下恻然。当那杯清香纯洌的酒端到眼前时,她并没有任何迟疑地伸手接住,越贵妃先干为敬,霓凰也不好坚持不饮。想着毕竟不是皇后的正阳宫,故而看着那小小一杯,慢慢也就喝了下去。  


这杯酒方才入喉,一个女官出现在阶前,禀道:“贵妃娘娘,太子与司马公子求见。” “哟,这真是巧了,”越贵妃忖掌笑道,“我忘了曾叫他带司马公子来给我看看的,适逢郡主在此,不妨顺便就见见吧?” 柳眉挑起,妩媚间透着一丝寒意。


霓凰郡主心中顿起疑云,却又想不出对方到底要使出何等手段,微一犹豫间,太子已带着个长身玉立的华衣公子走了进来,笑呵呵地上前相见,又命司马雷向郡主行礼。
武试那么多天,又一起在武英殿赴过御宴,霓凰郡主当然不是第一次见司马雷,之前的印象平淡无奇。可今次与之前大不相同,这个男子稍稍靠前,眼神微一接触,她便觉得心中突然一荡,凭空升起一团亲近之感。
霓凰一惊,闭了闭眼睛,屏息定神后,敏锐地察觉到了自己目前的危险处境。明白自己是托大了,本以为自己武功实力不怕人用强,却没料到对方根本不用强,不知在何处做了手脚,竟能引动自己的心神。趁着还能把持,要尽快离开此地。
“娘娘,霓凰突然想起有件急事,先告辞了。”匆匆一语后,霓凰郡主转身就走。
“郡主……”司马雷追过去,鼓起勇气一把握住了霓凰郡主的手臂。 “放肆!”霓凰转身提气,想要震开臂上的手掌,眼神交汇间,神思又是一阵恍惚,连握在臂腕间的掌心也由滚烫变为温暖,就好象自己每每独立沙场,风霜扑面时所渴求的那种温暖一样。
“司马雷,郡主好象累了,你扶她去休息一会儿……”越贵妃的声音遥遥传来,阴阴冷冷的。司马雷上前挽住了郡主的腰身。
一个宽阔坚实的胸膛,一双温暖有力的臂膀,一个低沉温柔的男声从耳边传来:“郡主,累了吧?”是那久违的感觉!从小到大,一直精心呵护自己的兄长,永远把自己当小女孩宠溺娇惯,天涯海角也不会舍弃自己而去的兄长,曾以为永远会陪在身边的他……“你终于,肯回来我身边了么?”霓凰心中酸楚,一抹痛苦、矛盾而又温柔的神情掠过那张清丽的脸,头软软地靠在了司马雷肩上,双唇间的气息吹在司马雷颈畔。
霓凰突如其来的柔顺令司马雷一怔,不由呆在当场。
“快带郡主到后堂休息!”越贵妃看司马雷发愣,着急起来,声音也变得尖利刺耳。
霓凰猛然被惊醒:“越贵妃!对了,这里是昭仁宫!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可能会在这里!不对!”她挣扎着抬起头,盯着司马雷的脸,却双眸迷蒙,怎么也看不清楚。

喧闹呼咤之声便在此时传来。
一道人影快速奔进昭仁宫,沿路试图阻拦的宫人们被打得人仰马翻,根本减不缓他丝毫来势,竟被他直冲了起来,一掌劈向司马雷。

靖王一进宫门,就看到司马雷双臂环着霓凰的腰,霓凰的头枕在他肩上,仰面看着司马雷,樱唇距司马雷的下巴不足两寸。远远看去,就是相拥马上要接吻的样子!
胸中一个劈雷炸响,又惊又怒,瞬间就直扑司马雷!
靖王虽很少出手,但武功绝对不是一般未历战阵的人所能想象的厉辣,司马雷一来心虚,二来也不太敢跟皇子动手,三来实力原本较弱,连退几步,便被逼开了数丈之远。

靖王一把紧紧抱住霓凰,声音颤抖地厉害:“霓凰!霓凰!”这熟悉的声音,没错!霓凰浑身瘫软,缓缓睁开眼,看得真切,是他来了!“景琰哥哥——”

评论(2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