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竹里凰3(主苏凰,含蔺凰,靖凰,流凰)

“郡主治藩有方,兵精粮足,南境无虞。聂铎身份已泄,多留无益,速撤。”看着蔺晨发来的飞鸽传书,长苏下意识搓弄着衣袖,秀挺的眉微微蹙起,蔺晨并没有给他想要的答案,这事有点奇怪……“黎纲!”黎纲小跑进来,“马上召回聂铎。”

去年秋天青冥江水战,霓凰最困难的时候,梅长苏派出聂铎相助,果然大破敌军,之后半年,聂铎一直留在霓凰营中协助打造水军,成绩斐然。派聂铎去的时候,梅长苏就猜到迟早会被霓凰识破他的身份,但云南天高皇帝远,又有众多江左盟和琅琊阁早已安插的眼线,梅长苏并不担心会因此惹出大麻烦。果然水战之后不久聂铎就传信来说郡主已经起了疑心,总是有意无意用当年赤焰军的人和事试探他,自己不小心露过些破绽,请示梅长苏是否撤回。为了帮霓凰操练水军,梅长苏指示聂铎留在云南,无令不得离开。

梅岭之役十年来,除最初两年完全耽于治疗火寒毒和卧床康复,梅长苏一直密切关注着云南穆府的动向。云南地处边陲,琅琊阁的眼线素来就多,梅长苏掌握了江左盟之后,更是索性安插了大量亲信直接进入穆府和军营。这些年默默支持着郡主,如同亲自陪伴她的成长。

当年霓凰披孝青冥关之战时,正是梅长苏治疗恢复的关键时期,蔺晨在过后半年多才告诉他。他当场脸色铁青,又涨得通红,额上青筋暴起,豆大的冷汗刷刷滚下来,一口鲜血喷出,脸色转为煞白,身子像秋风中的树叶扑簌发抖。蔺晨手忙脚乱料理好他,还不忘说风凉话:“知道战果了还紧张成这样,要是当时告诉你,你还不得一口老血当场就喷死了。”梅长苏绵软地躺在床上,勉强吐出句话:“那我爬也要爬到云南去。”“吆,看不出你还是个大情圣嘛!”蔺晨怪声怪调地取笑他,转身出去熬药了。

阖着双眼,泪水汩汩流下来,心颤抖不停。“霓凰!我的小女孩,我本该一直照顾你,我原本以为我可以一直照顾你的!”梅长苏长长的手指抠着床沿,却一点力气都没有:“可我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林殊了,再也不能和你一起舞剑,一起策马骑射,一起同上沙场,并肩御敌。即使这从地狱里爬出来,苟延残喘的梅长苏,也寿数难长,无法陪你余生。”胸中长长叹息:“霓凰,我能怎么办?”

评论(7)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