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竹里凰35 (主苏凰,含蔺凰,靖凰,流凰)

夜已深,梅长苏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前尘往事浮现眼前,如火灼烧心灵。十二年不见,霓凰还是霓凰,景琰还是景琰,而自己面目全非,连握霓凰的手都没有几分力量。

他心中郁愤,彻夜难眠,第二天醒来时头痛不已。好在已经与景睿说好了不再去迎凤楼,一来不能忍受看到那些擂台上想争夺霓凰的男人,二来也不敢再轻易见到霓凰。

转眼到了武选最后一天,百里奇在擂台上一招击败秦尚志,上下震惊。别人都急得团团转,梅长苏慢悠悠喝茶,心里长舒一口气:“秦尚志,你自小就总缠着霓凰,我的拳头还没挨够,这次叫你在天下人面前吐血。”

再见霓凰是在皇上的宫宴,霓凰虽面上沉稳,看景睿与百里奇对战时也隐有焦灼之色。好在梅长苏一提到即使没有学过武功的小孩子都能击倒百里奇,霓凰便心领神会向皇上要掖幽庭的孩子来调教。
待看到蒙挚带来的孩子中真的有庭生时,霓凰虽意料之中,仍不由心惊:“蒙挚,居然会帮梅长苏,为什么?”
掖幽庭的孩子近百个,蒙挚怎么偏偏会选中庭生?而梅长苏提出用不会武功的稚子来对阵百里奇,这般不寻常的方法,显然对应了前日承诺靖王救出庭生一事。若不是与蒙挚串通,如何能保证庭生一定被选上呢?
蒙挚是禁军大头领,为人耿直,不会被收买。梅长苏能指使他,凭什么?

霓凰已然笃定:这梅长苏必与祁王或赤焰军有极深的渊源。
这梅长苏与林殊哥哥年纪相仿,但当年从来没有听说林殊哥哥有结交这样的江湖少年,那么他是林伯父故友之子?还是祁王哥哥门人的亲友?
他手握天下第一大帮,收留了聂铎,江左盟中是否还有其他赤焰军的人呢?林殊哥哥会不会也……活着?
霓凰心中一颤,转脸望向梅长苏。梅长苏感应到霓凰的眼光,也偏过头来,只见霓凰表情怪异,眸中波光涌动:深情、迷茫、希翼、探寻……红唇微启却什么都没说,就眨也不眨呆呆地望着他。梅长苏呼吸一滞,仿佛被定住一般。

今日梅长苏上殿本就令人瞩目,景睿思虑着太子和誉王的招揽之意,一直忧心忡忡,在邻座不时观望着坐在郡主身畔的梅长苏。此刻看到梅长苏与郡主竟忘情对视,大失常态。心下着急,余光四处一撇,发现居然有不少人都在往这边看,连忙咳嗽两下,小声叫道“苏兄!”
梅长苏回过神,便看到对面誉王、穆青等人都眼光玩味地盯着自己,蓦然不悦:“霓凰本就是我的妻子,不得相认也罢,看一眼也不行么!”面上虽然平静,内里却心绪翻腾。坚决不能与霓凰相认的决心这一刻开始动摇了。

不到半日,梅长苏要以三名稚子击败百里奇的消息传遍京城,这可是比他的小侍卫能与蒙大统领打个平手更加匪夷所思的新闻,众人议论纷纷却又百思不得其解。景琰听闻此事难以置信,二话不说牵马奔穆王府而去,一路上暗暗埋怨自己没有去参加宫宴。穆王府议事厅中,穆青正与老魏和长孙将军他们兴奋地讨论梅长苏怎么能够用三个稚子打败百里奇的方法。
霓凰也在议事厅,却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一个人站在窗前,望着外面发呆。听到靖王来访,方转过头,景琰就风风火火走了进来。穆青等人立刻起身行礼,景琰视线都没转,只摆个手算打招呼,径直走向霓凰。到了霓凰面前,微微喘气,拧起眉头盯着霓凰。霓凰莞尔一笑,伸手拍了下景琰的小臂,淡淡嗔道:“谁叫你不去宫宴呢,走吧,咱们书房聊。”

看着景琰紧跟霓凰的背影,穆青眼神暗了暗,脱口而出:“靖王麻烦了!”老魏和长孙将军不明所以,询问地看着穆青。穆青往椅背上一靠,反问他俩:“你们说,我姐姐是一品军侯,武功这么高,怎们会对个书生感兴趣呢?!”
“王爷这么说,难道郡主真的对那个梅长苏……?”老魏讶异的不只是郡主对梅长苏感兴趣,更在于穆青怎么能确定此事。
“是啊!”穆青明白老魏的问题,大眼睛眨巴眨巴,撇了撇嘴:“今天宫宴之上,姐姐和苏先生眉来眼去,看到的人不少呢。”
穆青倒是不在意霓凰是否失仪,只是奇怪姐姐对梅长苏的好感为何如此强烈?而对靖王,这么多年了,依然轻轻浅浅只如好友一般。看来靖王做不了自己的姐夫了,有些可惜。
梅长苏,不会武功没关系,但听说身体不好……
“老魏,把府里和京城的名医都给我请来!”

书房中,景琰攥着一杯热茶,心却一阵阵发凉。提起梅长苏,霓凰眼角眉间都有一抹笑意,她虽然也想不通梅长苏怎么能够做到以稚子击败百里奇,却并不质疑梅长苏是故弄玄虚,仿佛本能就相信梅长苏说的话。
“选中的三个稚子中,有那个庭生哦……”霓凰对景琰意味深长地说,在提示梅长苏与祁王府大有关系。
霓凰颇有意味的眼神景琰完全想错了方向:“居然抓到这样的机会来设法救出庭生,这梅长苏果然不简单!”,景琰心中着恼:“我这么多年想救庭生出来却一点办法都没有,真是没用!”脸色黑得要冒出火来。
霓凰见他没有领悟,愣了一瞬,转念想到此事危险,且目前仅是自己的猜测,靖王耿直藏不住事,又对梅长苏如此不忿,还是先不说为好,于是转开话题聊起梅长苏被太子和誉王招揽之事。
景琰正在气自己没用,又见一向不过问朝政的霓凰对梅长苏如此关注和赞赏,更加郁闷,待听到霓凰说:“放着太子和誉王两棵现成的落脚之木不理,梅长苏却主动向你示好,确实有些奇怪,你真该去和他结交结交,看看他是何用意吧?”想起这几日得到的消息,梅长苏才进京没几天,就成了政治漩涡的新宠,眼下连霓凰和庭生都卷进来,自己无论如何不能如往常一般置身事外。便敛起怒火,正色道:“你说的是,我明日便去拜会拜会他。”

景琰当年一直跟在祁王身边,对祁王故旧更熟悉,说不定他和梅长苏相交能更快探出他的底细,想到这里,霓凰扯扯景琰的袖子,如儿时撒娇般笑嘻嘻地说:“景琰哥哥,你去刺探军情,回来要告诉我哦!”“那当然!”景琰抬手点点霓凰的额头,宠溺地笑道。看着霓凰一笑灿若春花的面容,景琰隐隐不安起来:“那个男人,梅长苏,会抢走霓凰吗?”

评论(29)

热度(49)

  1. 昭然若堂Annie 转载了此文字